km800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言歸正傳-第七百三十五章 石猴出世!-b9jqe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该怎样才能把猴教好呢?
李长寿回了灵台山,就开始思考这个很有深度的问题。
为此,他还特意去凡俗中走了走、看了看,拜访了下耍猴的手艺人,得了一些启迪,心底也有了许多想法。
石猴定是灵性充沛、远超凡人的生灵。
它无父无母,始于石胎,上可拜女娲圣母为母亲,下可做不入三界五行的奇特生灵。
而对于石猴,李长寿心底其实是有些敬重的。
齐天大圣……
该是何等豪杰,又该是何等莽撞,才能有这般自称。
初生牛犊不怕虎,初生石猴不怕道祖。
要教猴子,自是从两个方面入手。
落畫成商
一个是保持他的天性,一个是传授他斗法的本领。
李长寿最为中意的玄功,自是八九玄功,但八九玄功现如今是道门护教功法,只在阐教十二金仙小范围内传播。
自己‘名义’上,是搞不来这般功法的。
还有,猴子那七十二变的神通、筋斗云神通、钢筋铁骨,都需达到‘玄妙’的层次,才能让猴子去应对今后百般灾难。
李长寿从没想过安排、算计猴子,他想让猴子保持天性。
但李长寿去计算、考虑了种种情形。
就单说‘战力’。
按杨戬在封神大劫末尾时的战力参考——又过了这数百年,杨戬实力必然也有所飞跃。
猴子大闹天宫时,与杨戬战力应该算是持平;
假设猴子降生后在花果山逍遥自在了数十年,再来自己这里求学,最少也需两三百年,才能让猴子一身灵力转化成法力,与今后的杨戬斗个不分上下。
年華何日不離傷 星空飄雨
这速度,已经算是极限了。
毕竟猴子悟性再高,也不可能像他这般靠顿悟修行。
搞不来八九玄功,该教猴子什么?
还有那拔毛吹猴的身外身之法,李长寿自是有十多种思路可以传授,猴子也需不断的岁月来修行。
仔细一琢磨,这问题还真是麻烦。
要不?
提前做个胎教?
李长寿沉吟几声,觉得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摸一摸道祖的底,看道祖能给出什么解决方案。
于是,他坐在斜月三星洞的菩提居中苦思数月,长长叹了口气,朗声道:
“还请天道示下,该如何教导佳徒。”
紫霄宫中,那魁梧道人略微皱眉,表情露出一丢丢的嫌弃,对方寸山点出一指。
‘虚菩提’座前,一缕缕宝光环绕,凝成了三枚玉符。
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感慨道:“多谢天道老爷。”
随后将玉符拿在手中,定睛一瞧。
看第一枚玉符时,李长寿心底暗自轻笑,发现道祖给的法子,依然是以元神为主、以参悟为主,让‘虚菩提’出手帮猴子塑造强横肉身。
简单直接的开挂。
此法名为《大品天仙诀》,这‘天仙’非天仙境之意,而是‘天之仙’之意。
凭此法可在短时间内修成金仙道境,若猴子悟性好点、天道降下的感悟多些,几百年大罗都不成问题。
但有一点,此法乃速成功法,承载的大道就是‘斗之道’。
这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这条大道本身就是为斗法而生,主旨便是让天地间生灵争斗不休,有越战越强的神奇效果。
缺点同样很明显,就是除却斗、战之外,不会有其他感悟。
对炼气士的素质涵养、德智美劳,毫无增进之处。
道祖给出了解决方案,自己也算省了份心,顶多就是在猴子身上留下一些对猴子有益的后手。
打开第二枚玉符时,‘虚菩提’表情没什么变化,李长寿在却是在心底久违地爆了句粗口。
曖昧不是一點點 流彩
这?
什么东西?
七十二变化——七十二般变化,可变做草木虫石、活物灵物,实为躲灾避难之宝。
李长寿有点无法接受的是,这里面的变化口诀、神通修行之法,与他在小琼峰草屋中编写,传给了杨戬、灵娥和龙吉的改良版变身术,一毛一样!
完全就是自己当年钻研的变化之法翻版!
道祖过分了吧?直接把他写在玉符中的感悟剽了一遍!
还是白嫖!招呼都不打的那种!
草,指一种植物。
李长寿心底暗道晦气,却也只能在本体的心底嘀咕,‘虚菩提’道心一片宁静,甚至还有少许欣喜。
第三枚玉符则是记了许多厉害神通,如那金刚铁骨(天道加强版)、法相天地、避五行诀、筋斗云,等等。
作为补充,李长寿也会传授猴子一些斗法的本领,这些是功法所不能决定的。
比如【被漫天大汉包围后的应对办法】、【如何快速感应阵法的弱点】、【关于斗法中回力的小技巧八十一条】、【近身肉搏秒杀套路】。
都是些很珍贵的斗法经验总结。
功法修改器
当然,这些东西要潜移默化地去传授,不能直接整理成册。
因为这点小事让道祖怀疑自己,那就有些因小失大了。
当着天道的面,李长寿开始琢磨起了这三枚玉符,并将其内功法一一修行了一遍,仔细参悟、感悟,还加入了一些‘解空’大道。
紫竹林中的魁梧老道对此颇为满意。
这几年,佛门初定便开始了传教之事,广收门徒、册封菩萨罗汉。
因多宝原本是截教大师兄,那些被接引道人度回西方教的截教弟子,已不仅是受限于‘度人大道’与‘接引神幢’。
这里面还是有不少高手的。
尤其是,现如今天地间的生灵之力,因封神大劫而再次降级,圣人不显、大能隐退,大罗金仙都敢自称一方高手,灵山的实力已不容小觑。
绕了一圈,西方大兴的天道预言已是即将实现。
原本那些争来争去的圣人、圣人弟子,死的死、伤的伤。
世事无常,天道无常。
没有走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方寸山中,那虚菩提露出几分安然的微笑,闭目感受天地大道,心神看似松弛,实则时刻保持紧张的状态。
再坚持坚持,退休歇息的日子,不远了。
佛门立下的第十年,东海连续数月被霞光弥漫,花果山附近异象纷呈。
众妖族似有所感,小妖大多避开花果山之地,大妖注视那花果山异象最多的区域。
那里是一片大阵,阵中不知藏了什么宝物。
有老妖讲,自从他们发现了花果山,那里就是禁地,有玄妙道韵环绕,靠近就会心惊胆战。
几条消息伴随着那霞光,在妖族之间流传。
【花果山将有绝世妖王现世,能引领妖族走向下个辉煌。】
【花果山的绝世妖王非同小可,早早就有圣人之力包裹,应该是圣人的算计。】
【花果山的绝世妖王是天庭培养的神将,是为灭妖族而降世。】
这些消息越传越是玄乎,而妖族中也是有胆子大的,进入了那迷雾中。
却是一去不复返,命魂烟消云散。
这般更是激起了妖族窥探之心,他们暗中捉来几名修为不高的人族炼气士,让这些炼气士在其内探查,并让这些炼气士留下一缕命魂。
然而,这些炼气士进入此间,命魂瞬间消散。
有具尸身还被扔了出来,其上写着一行金色大字。
【妖族退避,莫惹灵胎。】
落款是佛门印记,只是八个字与一枚印记,就让妖族众高手心惊胆战。
简短的商议过后,妖族决定暂避花果山,以观后事。
终于,那花果山的霞光闪烁了一百七十九日。
花果山出现了几次地脉震动,那群被猿猴部族留下、尚未开启灵智的山猿猴精,一个个不明所以。
……
天庭,凌霄殿。
玉帝静静地坐在宝座上,他保持这般动作已是数百年没动过。
因为心不服,因为脾气倔。
其实玉帝知道,只要自己服个软,只要自己低个头,身上的那些锁链自会消散,自己随便再穿白衣、黄袍。
天道序列第一,自身修为大罗圆满,道祖除了直接抹杀他,或是给他定下在天道运转规律内的大罪,换一个天帝,不然无法动他。
土匪營 珠江老煙
为何反抗老师?
其实不是反抗,只是对老师处理一些事上的绝情,心底有些不忿罢了。
他是距离天道最近的生灵。
他的权柄是道祖赋予,也是道祖给了他如今三界主宰的位置。
三界主宰……
玉帝心底自嘲的笑了笑,却因天道束缚,无法做出任何表情。
他只是道祖的玩偶罢了。
长庚不知在混沌海如何了,他此前说过,有在混沌海中生活下去的办法,自己终究是有些担心。
玉帝有时候也想,如果多宝道人喊出反天,自己这个天帝站出来反对天道,今日会不会有另外的情形。
可……
终究是有太多牵挂,有太多牵连,也有太多顾虑。
反抗老师,太清师兄其实试过了,依旧无法将老师与洪荒天地撇清。
老师已经是天地的意志。
自己这个天地意志的‘发言者’去反对天地,不会有什么决定性的效果,却会让天地之间遭受更大的劫难。
那会是一场天道倾覆生灵的大战。
因为绝大多数生灵脱离天地无法生存,故生灵一方注定是输家,必须对天道妥协。
除却长庚之外,没有人比他这个玉帝更了解天道。
他其实早就知道道祖要做什么,在封神大劫还未开始前,就已看到了封神剧本。
甚至,他去紫霄宫的哭诉,其实并不只是因为自己这个天帝混的憋屈,被截教、阐教圣人弟子无视。
更多的,是他因为看到了太多,想去改变又无法改变,心中有太多憋闷。
有时玉帝甚至会想,如果是让长庚坐在自己这个位置,是不是就能反制老师?
当然,这只是妄想,他并不能决定自己是否退位,以及下一任天帝的人选。
玉皇大帝,昊天童子……
何其讽刺。
他与王母,本来就是天道造化的先天生灵,本是要成为天道秩序的执行者与守护者!
罢了,说这些也无用。
长庚为天庭做了这么多事,终究不过是被放逐。
长庚说的对,想去做个守护生灵的天帝,就要学会控制自己的私欲,保持足够的理智,在天道与生灵之间,去找平衡点。
如今三界封闭,道祖展开天道本源之力化作了天地壁垒,将长庚这‘遁去的一’封死在了天地之外……
此前又净化了九污泉,让天地间的业障之力远离天地。
一个没有变数,没有劫难,可以恒久存在的天地,就这么建成了不是吗?
可笑……
可笑!
“陛下。”
侧旁传来一声轻唤,那面容慈祥的清瘦老倌儿端着浮尘做了个道揖,温声道,“该召诸神议事了。”
玉帝睁开双眼,双目略有些无神,淡然道:“召。”
“是。”
老倌儿应了声,拂尘一甩,凌霄殿外响起了悠扬的钟声。
狂妃太帥了
不多时,道道仙光自三十三重天各处飞射而来,化作一名名文臣武将,在殿前列好队,低头走路大殿中。
第一夫人 墨非煙
待百名正神到齐,玉帝身旁太白老倌儿招呼一声,群神对玉帝低头行礼。
“拜见陛下。”
“爱卿平身,”玉帝缓声说了句,就完成了一堂朝会大半的‘工作’。
在太白老倌的主持下,通明殿当值正神说起了近来三界琐事,大多都是些四季变化、降雨降露,凡人生老病死总概况。
又有仙神奉奏表,那太白老倌儿一一读罢,将重要之事挑拣出来,由诸神商议。
整个朝会还是颇为热闹,效率也不算低。
玉帝偶尔也会多说几句,都是些治理三界相关的大事。
今日,有武将启奏,举荐数名天将正式入神阶。
玉帝看其中奏表,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号。
有琴玄雅。
玉帝直接道:“将有琴玄雅将军列为四阶正神,领三阶正神俸禄,有领兵之权,入斗部诸神之列,今后就负责镇守月宫。”
下方不少仙神愣了下。
一旁太白老倌儿笑道:“陛下,突然如此提拔,是不是……”
“嗯?”
玉帝目光扫向一旁,太白老倌连忙低头。
“吾之言,莫非算不得数了?”
“陛下恕罪,天庭自是您说了算。”
“去办。”
玉帝哼了声,将手中奏表扔到玉案上,“再赐有琴玄雅将军斩妖神剑,让御马监寻几匹天马,瑶池赐仙衣蟠桃。”
木公忙道:“可陛下,这总该给有琴将军一些功劳。”
“吾看她顺眼,这功劳不够吗?”
凌霄殿顿时一片安静,诸神各自噤声,太白老倌低头领命,端着拂尘小跑着离开。
玉帝淡然道:“继续议事。”
众神领命,恢复了此前的节奏,不少仙神还在胡思乱想,而知此事实情者,却知这不过是玉帝在对天道表达不满,并护下有琴玄雅。
天道犯不着因被修改了记忆的普通金仙,就与玉帝加深矛盾。
朝会刚过半,有琴玄雅已是收到了大批赏赐,还被赐予了新的府邸。
有琴玄雅正有些不解,起身看向凌霄殿,不知自己为何稀里糊涂就得了如此多赏赐,想着这就去凌霄殿求玉帝收回成命。
忽见天地间出现一道七彩霞光,自东天门照来,冲破层层天阙,直冲凌霄殿!
凌霄殿中,玉帝眉头紧皱,还当是天道在警告。
然而当玉帝拍碎玉案,低喝一声“何物敢撼天庭之威”,起身就要与天道展开对线,那千里眼与顺风耳自殿外匆匆而来。
“报——”
“东海之滨有霞光照来,震动天庭地府!”
东海?
玉帝心底泛起少许疑虑,又仔细感受了下天道运转的情况,发现这霞光并非天道警告。
自己倒是误会了老师一次。
“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