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309火熱連載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第654章 武狀元2展示-t16b7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这些交了钱的考生,能够交得起两百万三百万的巨额资金,自然是不差这五十万两了。
也正是因此,没多久,这主考官老郑可就把所有的钱又是重新收了回来。
而另一边看见这一幕的林寒,则是微微摇头,只觉得这清朝已经烂到骨子里了。
最后,林寒看了一眼不远处刚刚赶到的苏灿,便直接转身进入了考场之中。
而接下来,文试自然是要答卷的,等到卷子发下来,林寒也饶有兴致的看了几眼,只不过那些题目林寒都认识,可惜却一个也答不上来。
綰青 波波
看了几眼吼,林寒的目光就放在了周围的其他人身上。
此刻在考场之中,大多数考生都是在奋笔疾书,但是却有十几人,和林寒一样大眼瞪小眼的,显然都是交过钱的。
最为过分的,则是苏灿,此刻正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打鼾声更是隔了老远都能够听到。
没多久,主考官老郑就出现在这考场之中,到了林寒身边,对方还多看了林寒一眼,随后才从袖子里取出一卷试题,直接放在林寒的桌子上。
看到四周其他的考生没有注意,老郑这才看着林寒低声开口道:“我能帮你的,只有在这文试上,武试之中,还需要你自己有能力才行!”
“不劳大人费心,在下知道!”
林寒拱手一笑,这个老郑,显然是看上他口袋里的钱了。
而另一边的老郑闻言则是嘿嘿一笑,随后继续开口道:“你放心吧,管家都跟我说了,日后如果有可能,我会帮你的!”
林寒则是点了点头,随后偷偷取出了数百万的银票,低声道:“郑大人放心,我也没有其他奢求,只希望到时候考场上的东西别被其他人做手脚就好了!”
老郑一怔,目光贪.婪的看了眼林寒取出的银票,不动声色的收起来,随后才重重点头道:“好!好!年轻人果然是有钱途,那我就等着你夺取状元了!”
林寒低笑一声,便不在多说了。
而这边老郑交代完,就去帮助其他人作弊,等到全部弄好之后,这一场文试也就立马就宣布了结束。
毫无意外的,十几个交了钱的人,全都是通过,直接前往下一个赛场准备武试。
不过其他通过考试的,也有不少,这一次总共来参加的人数,也足足达到了数百人。
不过这些人之中,能够笑到最后的,却只能是一个。
也就是今科武状元!
只不过在进入考场之中,各种妖魔鬼怪就全都跳出来了。
最先测试的举重,竟然有人连几十斤的东西都踢不起来,显然是富家公子哥,根本就没有锻炼过。
这些东西,林寒自然是毫无意外的通过了。
而周围的监考官,也全部给了十分的满分。
这可不是林寒达标,而是因为刚才塞给了老郑的银子,现在在这些监考官的眼里,林寒可就是一张行走的人形银票啊!
兴许是看到了林寒,感受到了来自林寒的压力,苏灿也没有像原著中那样的放弃举重,而是老老实实的通过测试,也同样是拿了满分。
苏灿的老爹苏贵可是也没少塞钱,那些考官自然是不会吝啬分数了。
紧跟着,不管是跳高,跳远,还是剩余的其他项目,林寒和苏灿也全都是满分,除了这两人,还有一个叫做博达尔多的人,也同样是全部满分。
对于此人,林寒倒是非常清楚,这人是僧格林庆的侄子,自然是无人敢于得罪了。
几百人的测试,很快就彻底的结束。
最终剩下的三人,林寒、苏灿和博达尔多,就是这一次争夺武状元的最终三人了。
拽公主的復仇死亡之戀
此刻在宽阔的校场外围,还有着不少的观众在观看。
而校场之中,则是有着一队队的兵马严阵以待,更有无数的官员,在四周排成一排排,准备欣赏这一次的武状元争霸。
在最深处,还有一道黄色的屏风,远远的,依稀还能够看到一个身穿龙袍的人在其中,不用想,林寒也知道,这是清朝的咸丰皇帝。
“武状元总决赛,现在开始!”
就看见老郑出场高声宣布了一下,然后微微停顿之后,继续大声喊道:“此次争夺状元之位的,是来自蒙古的博达尔多,来自广州的苏察哈尔灿和林寒三人!”
随着老郑的话,众人都是看向了选手位置。
此刻博达尔多正满脸不屑的看着林寒和苏灿,而苏灿则是半瘫在椅子上,完全没有个坐姿,反而是林寒,似乎只是随意的坐着,面色淡然无比。
看了眼林寒,老郑似乎是目光闪烁了几下,林寒这一次可是给他塞了不少的银子,他也准备把林寒给推到状元的位置上。
只不过此刻老郑却仿佛是有心事一般,长叹了一声,才高声喊道:“请主考官……”
一句话,瞬间让周围的不少人都是齐齐变色。
在老郑的身后,摆着一张主考官的位置,只不过此刻,却有另外一人,正坐在主考官的位置上。
而在另一处,一众官员的观赏席位上,苏贵大惊失色,看着主考官位置上的人,就忍不住的大惊失色道:“怎么是僧格林庆?老郑不是主考官吗?”
而听见此话,旁边也有官员小声回答道:“唉,博达尔多就是僧格林庆的侄子,他当然要来了!”
“完了……完了……”
听到了回答的苏贵,此时也是忍不住的面如土色了起来。
而在考场之中,僧格林庆也同样是在冷眼看着林寒和苏灿,冷笑了一声,僧格林庆才低声开口道:“开始吧!”
“武状元争夺赛,现在开始!”
老郑高声开口,随后大喝道:“第一项,比拼箭术!”
话音刚落,就有人给林寒三人送上了长弓。
接过长弓,林寒就瞬间电射而出,而在林寒两侧的苏灿和博达尔多,也都是不甘示弱,瞬间冲了出去。
这一次的比赛,需要三人在最短的时间里跑到放置箭矢的地方,然后在射.出弓箭。
此刻林寒猛然蹿出,瞬间就领先了苏灿和博达尔多两人。
但是到了放置箭矢的地方时,林寒却瞬间有些无语了起来。
原来,此刻在他面前的箭矢,全都是弯弯曲曲的,说是箭矢,却像是随便找来的破木棍插个了箭头似得。
虽然心中早就有所准备,可是真的看到对方这样明目张胆的作弊,林寒也同样是感到有些无语。
不过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取出一支箭矢,搭在弓上,就作势欲射!
“咔擦!”
一声轻响,弓弦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断裂,让林寒忍不住的为之一愣。
这一幕,也让旁边赶上来的博达尔多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林寒的这一愣,博达尔多和苏灿两人都已经取到弓箭,直接射.出。
只不过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候,林寒目光微凝,屈指一弹,就把箭矢直接弹了出去。
接连三声轻响,博达尔多的箭矢就瞬间击中靶心,不偏不倚,正中圆心。
紧跟着,苏灿的箭矢也瞬间击中,只不过靶心处却被人做了手脚,才刚刚命中,就瞬间穿透靶子,直接没入其中。
而林寒的箭矢,看似是歪歪扭扭软绵无力,只不过却以一种弧线的角度,刁钻无比的恰好刺进了靶心处被对方做手脚的地方旁边,一丝不多,也一丝不少。
婚婚戀戀:總裁的失憶前妻
如果这箭矢在往中间挪一点点,就会和苏灿一样,彻底的脱离靶心了。
等到三人停手,旁边的老郑就在僧格林庆的示意下上前几步,大声宣布道:“博达尔多,满分!林寒的箭稍微偏了一点点,九分!苏灿的箭因为没有在靶心上,零分!”
一时间,周围围观的所有人都是哗然了起来,任谁都能够看出来其中的猫腻,偏偏这个老郑还如此无耻的宣布,都是忍不住的喧嚣了起来。
只不过这种声音,老郑却压根就不去理会,甚至于此刻远处苏贵的大喊大叫,他也权当是没有听到。
無限契約,老公索歡不愛
此刻看到周围众人的吵闹,老郑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僧格林庆,这才是急忙再次开口大喊道:“考生上马,准备下一回合!”第0002回合,自然就是要比赛马上功夫了。
林寒对于马术倒不是很娴熟,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塞得银子恐怕是没有多少作用了,而那个博达尔多,方才出手的时候用了内力,明显只是接近先天的实力,可一旦让对方拿到好一点的兵器,到时候林寒恐怕就要被逼着展现实力了。
q 而自己的实力,林寒现在还并不愿意暴露。
要知道,现在赵无极的仇恨依旧是在苏灿身上,虽然在那广州青楼的时候,林寒露了一手,但是那也只是显露了一番对内力的控制而已,并没有被赵无极太放在心上。
但是,这次武试如果林寒展露的实力太高,便很可能被对方盯上,恐怕以后做任务都会变得难上加难了,在加上这个世界已经有了火铳,一旦对方调用几千只火铳,就算林寒的金钟罩达到了大成,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安然无恙。
虽然几十上百只火铳也许林寒可以不在乎,但是当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后,量变会升级为质变的,要是上百发子弹打再在自己金钟上的同一点,林寒真的是不敢确定能不能挡住,那么既然不敢保证,所以还是稳妥一点为好。
接着,没多久就有专门的官员布置好了第二处考场,林寒也被分到了一匹身形瘦弱的老马,以及一套有些破旧的铠甲武器。
见此,林寒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套在了自己身上。
而另一边的苏灿和博达尔多,也都是如此。
風流小太監
不过在博达尔多那边,赵无极趁着众人都在准备的时候,却悄然的走了过去。
看到赵无极走了过来,博达尔多也连忙面色恭谨的开口道;“赵先生!”
赵无极低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待会要小心一点,那个林寒可不简单!不过他们的武器都已经被我们换了,到时候你也不用紧张!”
口中说着,赵无极还从怀里取出一套小巧的袖箭,低声说道:“你藏好这一套袖箭,待会可能有用!”
博达尔多一怔,在冷笑了一声后,就把袖箭收到了自己的袖子中……
冷眼看了几眼林寒和苏灿,博达尔多才低声道:“赵先生,你可以让我叔叔放心,我一定会亲手宰了这两个人!”
赵无极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另一边的林寒和苏灿,也都是裹上厚重的铠甲,跨上战马,准备开始了。
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武器虚砍几下,林寒就瞬间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柄长刀的中间,已经被人用锯子锯断过,只不过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又重新给粘合了起来。
乍一看,自然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可若是等到交手的时候,武器突然断裂,到时候可就瞬间陷入险境了。
面上浮起几分微笑,林寒的手上就轻轻的泛起一道波动,片刻之后,就有一道薄薄的冰晶覆盖在长刀的刀柄处,重新挥舞了几下,林寒才握紧了武器。
二次元解憂雜貨店 懶在鄉村
至于苏灿,此刻则是毫无所觉,看到林寒拿了长刀,他也随便选了一把,就悠然的在旁边等候。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远处的老郑再次开口大喊道:5.8“第二回合,现在开始!”
一时间,三人骑着战马,齐齐冲出。
不过苏灿和博达尔多的距离最近,两人也是在瞬间交上了手。
两柄长刀,瞬间交击在一起。
一声脆响,苏灿手中的长刀就瞬间断成两截,整个刀刃全部掉了下去。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老兄!”
苏灿忍不住的目瞪口呆,在看到僧格林庆的时候,他就想到对方会针对自己,却没想到竟然会在武器上做手脚。
此刻博达尔多一看到对方的武器果然断裂,整个人便是忍不住的狞笑了起来,手中长刀猛然劈出,就直奔苏灿的脑袋而去。
苏灿见此马上是一个激灵,身形一缩,脑袋上的头盔就被直接扫掉。
这一幕,也让周围的无数人都是忍不住的惊呼了起来。
在观众席中的苏贵更是忍不住的大喊道:“不会吧,连武器都被人动了手脚?这还怎么比?”
这一声大喊,可是道出了在场观看的所有人心中所想。
双方此刻可都是在马上,谁都能够看的出来,博达尔多的战马膘肥体壮,而林寒和苏灿的都是身形瘦弱,如果要跑,肯定是会被对方追上的。
而现在苏灿的手中出了一个长刀刀柄的棍子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武器了。
一扭头,苏灿就想要逃跑。
不过博达尔多哪里会放任他如此逃走,当即就是一拍马,就准备追上去。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另一侧的林寒,却骑着战马缓缓而来。
人还没到,手中的长刀就轻飘飘的劈了下来!
青梅竹馬:我愛你,與你無關
“噹!”
一声轻12响,博达尔多手中长刀横档住这一击,随后便和林寒缠斗在一起。
并非是林寒不用力,实在是他手中的长刀架不住,那些被锯断的地方虽然有了林寒用冰晶连接起来,可是终究还是不够牢固,如果力气太大,到时候可就要被对方砍断了。
而博达尔多,则是越打越心惊,林寒虽然并不精通马战和长刀,但是先天中期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在加上体内的内力浑厚,即便是先天后期或者是半步宗师他也不惧,这个博达尔多不过是个接近先天的武者而已,又怎么可能是林寒的对手?
打了一会,博达尔多看到自己根本就无法奈何林寒,就边战边退,想要退出去重新去找苏灿的麻烦。
而另一边的苏灿,则是连忙跑去兵器架,急忙抽出一柄长剑。
谁知道那长剑出鞘了之后,却只有两寸长短,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水果刀而已。
“我擦……这么夸张?”
苏灿扔掉手中的水果刀,又是提起一对流星锤,谁知道刚刚提起来,却发现这流星锤也不过只有半斤重,根本就是用木头做的。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响起喊杀声。
苏灿一回头,就看到了博达尔多已经避开了林寒,猛的调转马头,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看到博达尔多紧追不舍,苏c廴灿手上—动,瞬间就把手中的流星锤给甩了出去。
湘王無情 眉小新
只不过谁也没想到,另一边的博达尔多还担心着林寒追上来,压根就没有把失去武器的苏灿放在眼里,这流星锤,竟然是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博达尔多。
一声惨叫,博达尔多就瞬间跌落下马。
看到这一幕,苏灿也瞬间意识到踩掉博达尔多的机会来了,当即便是翻身下马,就朝着对方冲去。
只不过博达尔多却并不接招,只是有些惊慌失措的朝着自己身边的武器架跑去,到了旁边,就提起两柄斧头,回头朝着苏灿冲去。
而另一边的苏灿,则是苦逼的扔掉武器架上的木棍香蕉苹果等物品,最后也只是找到了两把小小的水果刀。
至于远处的林寒,看到这一幕之后,也并没有趁机来攻击两人,却也同样是捡起方才博达尔多丢掉的长刀,缓步走了上去。
三人之间的混战,可谓是激烈无比,只不过对于林寒来说,这种程度的战斗还远远没有逼林寒拿出真正的实力来,他此刻也乐的隐藏实力,就这样一直随意的放水。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给了苏灿不少的机会。
也正是因此,没过多久,苏灿就转身抓住了机会,不光趁机一把扒掉了博达尔多的铠甲,还从对方的武器架上拿到了一根九节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