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d4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零八章 京兆府後堂的樂子-2jma6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世人都说:居长安者大不易,这话多是在京师的生活成本,不管是吃的、喝的,还是用的,价格都要比雍州的其他地方高出数倍,所谓寸土寸金就是这个道理。
相比于物质生活,更不容易的是在长安为官,稍有不慎就把人得罪了,然后乖乖地滚回州府去望天发呆。而这些京官中最难干的就是京兆尹,每天除了要打理这一亩三分地的柴米油盐外,还要小心伺候着各方大佬。
用李承乾的话,京兆尹就是在鸡蛋上跳舞的角色,这样的官儿得找一个有宰相度量且愿意甘心平庸的人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不偏不倚,而狄知逊就是他再三考虑后才向皇帝举荐的。
狄知逊难,大唐礼待功臣,只要不触犯律法,朝廷就会让他们在京师里逍遥一辈子,连带着祖孙三代一大家子人,这官不难做就怪了,所以每一次他顶不住的时候,李承乾都会伸手帮他补台。
这不,在宣政殿“滚”出来后,李承乾便坐上了车架来到了京兆府,可进了后堂,见识了七大姑、八大姨把狄知逊围了起来数落的时候。不由的笑了起来,心中不由感叹:老狄真是受苦了。
“狄知逊,你们京兆府的官儿也太好当了吧,大活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丢了找不回来,你还能有闲心在衙门里坐得住,真当我们是小门小户的奴才呢!”
“狄知逊,官儿你是作得,可人,你也得会作,我家娘娘在后宫也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即便你是东宫的人,也得有所顾忌吧,毕竟娘娘那可是能直达天听的,明白吗?”
“狄使君,我们家殿下的脾气可不是很好,最多再给你三天时间,要是再找不到驸马爷,你这京官儿也就别干了,等着听参去崖州钓鱼吧!”
…….,反正不管狄知逊怎么陪着笑脸说,这些七大姑八大姨就的嘴上就是不饶人,而上面坐着的两名宫装妇人则笑吟吟的看着下面一幕,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呵呵……,“今年关中的西北风不小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来,与孤说说,你的都是何职何品,胆敢自行发落四品大员!”,话间,李承乾又坐在地恒连搬过来的椅子上。
“哦,对了,你们的身后都有人撑腰,所以胆子就非常的大,是不是孤要是不买账,你们就得学吴王-恪啊!
来人,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奴才都给孤乱棍打出去,再敢来寻隙滋事,一律羁押,让她们常常大牢的滋味。”
其实,李承乾进来的时候,高坐在上面的两个妇人就坐不住了,只不过行为不太一样,独臂的妇人低头站在原地,而另一个则俯地不起。
待京兆尹的差役把这些胡搅蛮缠的妇人们都清理出去后,二人身上颤抖的幅度明显增加,可以看得出来她们二人非常害怕。
“既然出来了,就好好过日子,三省其身,作个贤妻良母,也不枉在感业寺里吃的那几年斋饭!可现在呢,不顾身份,纵奴在地方长官的官署闹事,你是想回感业寺,还是说嫌丢人丢的还不够!”
李承乾的眼睛盯着房陵公主,他想不明白这位姑姑的脑袋里怎么想的,换位思考,要是自己是她,这辈子都会出府,省得遭人白眼。可这位到好,偏偏就是顶着这张不怎么光彩的脸,到处招摇,这脊梁骨不发寒吗?
即使这个小白脸驸马失踪了着急,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份吧,看看人家侯君集,陈国公府就从来不在这闹,有事说事,总得讲理吧!
“我也不想,可人不明不白的丢了,心里有些着急,失礼之处还望太子殿下和狄使君海涵!”,话毕,房陵公主还象模象样的行了一礼,惊的狄知逊连连摆手,要不是太子踹了他一脚,他都要磕一个还礼了。
房陵公主心里清楚,窦奉节断她一臂的时候,她在侄子眼中淫贱的就与平康坊的姑娘没有任何区别,根本就得不到太子的尊重。
更何况,前些日子吴王恪死的那么蹊跷,不少人都猜测是太子逼死的,房陵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她可是见识过太子绝情的模样的。
现在又大闹府衙确实理亏,他刚才的话已经是在警告自己了,要是再不知好歹,那等待她的结果还真就是感业寺一条生路。房陵在那过得够够的,这辈子都不想在回去了,所以她不得不放下公主的架子赔罪。
行,有这个认错的态度就行,甭管是不是真心实意的,最起码不像以前一样冥顽不灵了。点了点头,李承乾看向了跪在地上那妇人,淡淡的问道:“你是何人?”
“回太子殿下,妾是武妃的姐姐-武氏,卫尉府郎中-贺兰越石的夫人!”,武顺低眉顺眼的回了一句,刚才身上那股子盛气凌人的劲儿早已经荡然无存了。
“哦,难怪这么威风,原来是外戚!恩,你这谱儿可比赵国公的夫人大过了,不知道还以为武妃已经赶超孤的母后了呢!”
“殿下恕罪,都是妾一时糊涂,下人们口无遮拦的缘故,与武妃娘娘无关啊!”
我是掌门人 枫凌独舞
看着武顺不住地叩头,李承乾出声制止了她,欺负妇人传出去让人笑话,;且她的那位妹妹估计也是抱着这样的打算才有恃无恐的吧!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行了,你们丈夫失踪的事,京兆府接下了,至于什么时候破案,人是死是活,那得看狄使君心情,再这么胡闹下去,可就免不了守寡了。
先回府等消息吧,有什么要补充和取证的地方,京兆府的差役会到府的。”,话毕,李承乾摆了摆手,示意她们赶紧消失,看着实在是碍人的眼。
“殿下,其实这么不能全怪她们,家眷们也是关心则乱,都怨臣无能,让殿下操心了!”,狄知逊面带羞愧的说了一句。
“无妨,你整日要应付那些达官贵人不说,还要维持市面上的稳定,很不容易。仲良那边已经出去摸底了,你先不要着急,先与孤说说这案子有何特殊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