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vwr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笔趣-1232 可惡推薦-7vnmq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南部非洲需要移民,同时也需要廉价劳动力。
所以南部非洲的人力资源公司,向南部非洲输送移民的时候,还要从世界各地雇佣大量廉价劳动力,移民船上的菲律宾人,就是被作为廉价劳动力被送往南部非洲。
柯學驗屍官 河流之汪
这一点本无可厚非,南部非洲的人力资源公司在输入劳动力的时候,都会和本人签订正规劳务合同,走的也是官方途径,美国在菲律宾的殖民政府也是认可的。
问题就出在移民船上。
人力资源公司对于移民和劳动力的待遇肯定是不一样的,移民船其实就是客轮,船舱都是分等级的,真正的乘客和移民乘坐的都是高等船舱,劳动力就要挤在拥挤脏乱的低等穿舱内,这里的环境很恶劣,原本四人一间的小房间,通常要挤进六到八个人,人一多,卫生条件自然也不太好,生病就很正常。
美国人在移民船上发现有十几名菲律宾裔工人感染了疾病,于是就有了借口,以人力资源公司虐待菲律宾裔工人为名,将移民船直接扣押。
“汤姆,你们扣船可以,但是船上的乘客和六百多名移民是无辜的,你们没有权利扣押他们。”美国人刚刚扣船,南部非洲驻菲律宾大使卢克·席尔瓦就直接找到菲律宾海关关长汤姆·施特劳斯要求放人。
船上的六百多移民,儿童数量足足有近400,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和尼亚萨兰州政府对儿童一向非常重视。
美国人为这些移民提供了一个设施简陋,环境恶劣的临时营地,虽然这些新移民在登船之前,已经在人力资源公司的营地里生活了近一个月,进行移民前的适应和调养身体,营养得到一定补充,但他们估计还是无法适应临时营地的环境。
鐵漢妖狐 雲中嶽
“不不不,卢克,那些移民都是你们南部非洲人力资源公司虐待菲律宾工人的证人,在调查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他们都不能离开菲律宾。”汤姆·施特劳斯直接拒绝,他自以为抓住了南部非洲的弱点,扣船并不能解决问题。
“得了吧汤姆,和你们美国的移民公司相比,南部非洲的人力资源公司已经够人道了,并没有任何虐待行为发生,远洋航行出现一些疾病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嘛?更何况船上还配备有医生,那些病人也会得到良好的照顾,他们在和人力资源公司签订协议之后,已经是人力资源公司的财产,人力资源公司为了自己的利润,也不会对那些工人不管不问。”卢克·席尔瓦心急如焚,最近这几天奎松阴雨连绵,这里的卫生状况本来就很糟糕,临时营地内情况肯定更糟。
南部非洲对于卫生的要求标准一向是很高的,包括人力资源公司的营地,都是按照最高标准执行,新移民们在人力资源公司的营地除了补充营养之外,还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这些条件在美国人的营地内肯定是不具备的。
三國之寒門天下
热带地区本来就疾病横行,“水土不服”这个词放在二十一世纪并不会造成严重后果,放在二十世纪初可是要人命的。
这个时代,毫不夸张的说,一次普通的流行性感冒就能一次性带走十几万人,美国和日本都是重灾区。
“哈,卢克,我没听错吧,你刚刚说什么?财产?真没想到,你们居然把活生生的人当成资产对待,这就是你们南部非洲的人道?”汤姆抓住卢克言语间的漏洞大肆嘲讽。
其实这方面,美国比南部非洲更过分。
只不过有些东西能做不能说,有些能说不能做,资产这种事就属于能做不能说范围。
“汤姆,我不是在和你辩论,而是为了解决问题,你知道我们南部非洲对于移民有多重视,不要让矛盾进一步升级。”卢克话里隐隐带着威胁,烧点建筑资料扣个船什么的都是常规操作,只要不死人什么都好说。
扣人就很难说,那些儿童的营养虽然得到了一些补充,身体素质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提高,抵抗力还是比较低。
这要万一出现大规模死亡,南部非洲和美国之间的关系肯定会进一步恶化。
“没有谁想故意制造矛盾,我们也不是针对那些可怜的移民,只是请他们留在奎松一段时间协助调查。”汤姆坚持,南部非洲不怕美国,美国也不怕南部非洲。
既然汤姆不放人,卢克一时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不过卢克要求汤姆允许南部非洲工作人员进入安置移民的临时营地,协助临时营地管理人员的工作。
“不行,临时营地的管理人员会照顾好那些新移民,你们南部非洲工作人员不能进入临时营地。”汤姆断然拒绝,临时营地有些情况,确实是不适合公之于众。
校草的一見鐘情
“那些新移民在等上船之后,已经是大英帝国公民,我们有权力对大英帝国的海外公民提供保护。”卢克扯虎皮唱大戏,这就是南部非洲留在英联邦内的好处,动不动就可以拿大英帝国说事。
“少来,你们南部非洲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别动不动就扯上伦敦。”汤姆看向卢克的眼神充满鄙视。
这也是没办法,美国人确实是有鄙视南部非洲的资格。
想当初,美国也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就因为英国人收税太重,美国人就奋起反抗,然后才有了美利坚。
南部非洲现在事实上已经具备脱离大英帝国的资格和条件,但是南部非洲不仅没有主动脱离大英帝国,反而在尽力维护大英帝国的完整,“英联邦”这个概念,就是现任南部非洲外交部长杨·史沫资提出来的。
傲妃鬥邪王 諾諾芷琪
这让一向把“自由、平等、民主”挂在嘴边上的美国人实在是看不上南部非洲。
尤其是看到南部非洲留在英联邦内,享受着英联邦国家利益,工业品在所有英联邦国家畅通无阻的时候。
英联邦市场,一直让美国企业垂涎三尺。
为了打开英联邦市场,有些美国政客甚至提议美国也加入英联邦。
别怀疑,美国政客就是这么没底线。
“汤姆,我现在是以南部非洲驻菲律宾大使的身份和你交流,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南部非洲,你要考虑清楚拒绝我的后果。”面对汤姆·施特劳斯的油盐不进,卢克·席尔瓦的耐心终于耗尽。
汤姆不说话,用凶狠的眼神看卢克。
卢克也不说话,微微靠在椅背上,看着汤姆的目光毫不退让。
鳳傾天下,馭獸狂妃 莫曉淺
婚情緊急:高冷總裁約嗎 安小然
漫威覺醒 先仙
“好吧,你们可以进入临时营地,但是不能干涉临时营地管理人员的工作。”汤姆最终还是选择让步,南部非洲可不是任人欺凌的半殖民地,都不用南部非洲,真要关系闹僵,东印度加上英属马来亚,就够菲律宾喝一壶。
更何况菲律宾旁边还有法属东印度,一旦美国和南部非洲爆发冲突,法国人的立场几乎不用怀疑,肯定也会和南部非洲站在同一立场。
别看南部非洲和法国之间也有些龃龉,那都是正常操作,在重大问题上,英法的立场还是一致的。
尤其是在对待美国人的态度上。
临时营地在奎松市郊的一个山坡上,旁边就是奎松最大的监狱。
大唐李泰
远远看过去,临时营地内的帐篷并不多,而且杂乱无章毫无秩序,临时营地周围倒是没有围栏,不过却有一条河环绕临时营地。
最近这段时间奎松的雨水比较多,营地内遍地泥泞,污水横流,空气中弥漫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卢克询问了跟随移民一起来到临时营地的医生,才知道这个关押了近千人的临时营地,居然连个厕所都没有。
“情况糟透了,每个人每天只有一个玉米饼,和清的能照出人影的菜汤,就这临时营地还要求人力资源公司按照每人每天一美元的费用缴费,这里的卫生条件很糟糕,已经有十几个孩子不幸感染了疟疾,如果不加以改善,情况会迅速恶化,我们缺少足够的药物,缺少食物,那些临时营地的管理人员也糟透了,他们抢走了移民所有的随身财物,连我都手表都没有放过。”临时营地的医生迈克·贝迪奇毕业于约翰内斯堡医学院,美国人将移民关进临时营地的时候,麦克·贝迪奇坚决要和新移民在一起。
“你没有告诉他们你是英国人?”卢克问了句废话,麦克·贝迪奇可是白人。
“你觉得菲律宾人会在乎一个英国人?就算英国和美国开战,也不能阻挡菲律宾人发财。”麦克·贝迪奇满心悲愤,这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换成是汤姆·施特劳斯,多少还是要顾及一些颜面的,那些菲律宾守卫就算了,他们蠢是真的蠢,坏也是真的坏。
就在这时,营地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一阵哭喊声,卢克·席尔瓦和麦克·贝迪奇马上赶过去。
詭異都市 執筆
临时营地角落的一个帐篷前,一个菲律宾人正在试图将一个华裔女孩拖走,两名菲律宾士兵就在旁边嘻嘻哈哈的看着,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卢克·席尔瓦的脸瞬间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