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qvf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第三百五十六章 請旨鑒賞-0bn7w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随着苏颂的离去,高太后过世,‘旧党’彻底失势的大背景下,太多人迅速转向了。
浴血刀鋒 魏笑宇
在李家这边做出应对,在刑部大衙前还在训话,做布置的时候,开封城里的变化是目不暇接。
国子监。
七芒星—魔法亂舞
国子监在改制后,成为管理天下所有学府的最高机构,与太学分离。
国子监是管理机构,太学是最高学府。
国子监设祭酒,二少监,四博士,此刻,在国子监一个茶亭内,一个博士正在愤怒的长篇大论。
“当街殴打朝廷命官,还差点打死,无法无天!”
“若是天下人皆是这般有样学样,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我一直坚持认为,我朝宽宥之风是祸非福!读书明理,严法正身,二者缺一不可!”
“朝廷必然震怒,我支持朝廷彻查,严惩不贷!”
天上掉下個鬼老公
“而今,司法权职被明确划分,刑部主稽查,大理寺主判决,朝臣不得干涉,官家是何等圣明!”
他身前坐着几个同僚,四周围着不少太学过来办事的学子。
禦夫有道 鳥木
几个同僚都是他的下属,连声附和。
“那些人我听说过,仗着祖荫,横行霸道惯了,是开封城有名的衙门。”
“以前经常有人说,是变法派闹得天下大乱,我看有些人是居心叵测,巴不得天下大乱。仔细看看,那些四处生事的都是些什么人!”
“读书明理,严法正身,此言甚好!不是读书人就能明理的,还需以严法震慑,天下方能太平!”
“听说刑部那边准备清查开封府的恶霸豪绅,我坚决支持!这些人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不能姑息!”
几个人高谈阔论,声音极大。
但围观的人却表情各异,眼神里流露出鄙夷之色。
因为,这几人,在过去是坚决反对变法,在元祐四年以来,将对‘新党’的打击当做‘功勋’,进阶的最好垫脚石,不知道做出了多少事情。
现在,他们摇身一变,俨然成了‘新政’的支持者,不提章惇,‘就事论事’,恨不得他们的声音能传出国子监,传到皇宫里去!
这样的场景,在开封府,在开封府外的全国,都在陆续上演。
‘新党’,在章惇眼里,也就那么些个,但是‘变法派’却突兀的在飞速增加,速度远传以往。
被遺忘國度之暗夜精靈 俺有兩桿大狙
单单是政事堂收到的关于改革的奏疏,成倍成倍的增长。
户部贴出的告示、发出的公文在发酵,涉及‘俸禄’二字,没人能不在意,却又在刑部的大动干戈中,被掩饰了下来。
刑部在各个主要路口贴出告示,放置‘举告箱’,以各种手段收集讯息,同时调集以往开封府,刑部,御史台,大理寺等的卷宗,清查一切悬而未决的大小案件。
一道道命令从刑部发出,林立的衙役在不间歇的命令声中,一队队人马迅速离去。
在城东,一队衙役围住了一个大的草院,带队的衙役一脚踢开门,沉声道:“王源直,你涉嫌元祐三年杀人案,给我们走!”
院子里,十多个人,手持大刀,与衙役对峙。
汐妃今比
领头的满脸横肉,嘴角有一道刀疤,他一脸狠色道:“那件案子早就结了。是那位相公想要钱还是想要我的生意,尽管直说,我王源直一定双手奉上,何须如此动作!”
带队的衙役冷笑一声,道:“将你们的兵器给我扔下!否则我以你们拒捕,全数就地格杀!”
他说着,四周的衙役顿时多了起来,甚至还带来了弓箭,将这个院子里的人通通给围住。
十多个人面露惊慌,纷纷背靠背,警惕周围。
领头的中年人脸上越发凶狠,沉声道:“官爷,真的没法善了?说个说!”
带队的衙役根本不多想废话,道:“你们欺霸东市,杀人越货,早该正法了,我书三声,要么束手就擒,要么就地正法!”
中年人知道没法善了了,心里发狠,有心杀出去。
他这要是进去了,绝对不可能再活着出来!
但这对衙役明显早有准备,不止有短弓,外面可能藏有更多的人。
衙役们却等不及了,今天的事情太多,有诸多功劳,他们不能耽搁!
衙役们对视一眼,握着刀,慢慢向前逼近。
“杀出去!”
那领头的中年人怒吼一声,持刀就向前冲。
“一个不留!”带队的衙役是退役的禁军,丝毫不怕这些恶霸,举着刀迎了过去。
双方在发狠,但衙役有短弓,外面冲进来跟多人,没有任何意外,十多个壮汉,几乎全数被杀。
“收拾一下,准备赶去下一处。”
带队的衙役身上,脸上都有血,声音冷冽。
“是!”衙役大喜,这个案子,值六贯钱,他们能分到不少!
在城中一条街上,有一家非常大的米铺,只有这一家米铺!
其他的米铺,从来没能立足!
衙役们横冲直撞,见人就抓,查封了账簿,抓了掌柜,当场审讯。
一家名为‘万芳楼’的青楼,衙役们包围着,拿着名单,将一个个年轻人从酒桌上,被窝里拖出来。
“你们不能抓,你可知道我万芳楼的东家是谁!”老鸨叫嚣。
衙役们一巴掌扇过去,将她也押了起来。
在城外,刑部的衙役们正在对一个漕运码头进行清剿。
这里的人,都是悍匪,盘踞多年,近六十多衙役应对都十分吃力。
工部右侍郎府。
硕大的金字牌匾似乎能闪光,牌匾下站满了人。
右侍郎并不在,在的是他的弟弟,一个阴鹜的中年人。前任吏部郎中,陈珑,去年牵涉一件案子被罢黜。
此刻,他盯着来的衙役,背着手,威严赫赫的沉声道:“放肆!看看这是哪里,这是陈府!你们敢到这里来抓人,你们够资格吗?”
带队的刑部员外郎也紧张,毕竟工部右侍郎是朝廷高官,再一步可能就是六部尚书,那真是朝廷重臣!
刑部员外郎抬着手,道:“陈冰韬涉入今年二月的强抢民女案,至今那位民女还没找到,下官是请尊府公子回去问案。”
陈珑嗤笑一声,道:“就凭你?你们的侍郎来,对了,他也没资格,要动工部侍郎,得先请旨!”
工部侍郎是从三品,是朝廷大员,别说刑部了,就是章惇没有请旨也不能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