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gemj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第五百零八章 第三把刀!推薦-br459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言语已是多余。
刀光剑影就是这座人间地狱的主旋律。
三秒钟内,两人再次交错十几个回合,拼斗上百刀。
就像飓风激起狂潮。
又像是两颗呼啸的流星狠狠碰撞。
生命磁场的吸引和互斥,释放出毁灭性的力量,令他们周围支撑整栋大楼的框架不断碎裂。
头顶的窟窿也越来越大,来自上面二三十层的钢筋混凝土,都似熊熊燃烧的泥石流般滚落下来。
浓烈如墨的毒雾亦蔓延到了他们的胸口。
并且被他们在急促喘息时,深深吸入鼻腔,烧灼气管,侵蚀脏腑。
普通人在这样的毒雾中待上几分钟,哪怕屏住呼吸,都会天旋地转,昏死过去。
就算寻常超凡者,也不敢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施展力量,否则,吸入过量毒雾,极有可能留下不可逆的后遗症。
即便孟超和“血屠”高扬这一级数的强者,同样眼冒金星,五内俱焚。
很快,崩塌的废墟和浓烈的毒雾,就将像沼泽般将他们彻底吞噬。
两人却都连眼皮都不眨半下。
反而都希望对方生出侥幸心理和求生欲,被极端恶劣的战场分心,甚至再次萌生出撤离战场的念头。
在如此恶劣的地狱战场上,谁的求生欲更强,谁的破绽就更大,谁就——必死无疑!
可惜,两人都是心志坚毅如铁之辈。
即便眼底真的流露出几分纠结、焦躁和绝望,也是故意演给对方看,引诱对方上当的。
而随着大楼的不断崩塌,废墟渐渐填满了他们周围的空间,两人足以周旋的范围越来越小,只能鼻尖冲着鼻尖拼杀,这种白刃相向的盘肠大战,也变得越来越凶险。
轰!
终于,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就从他们上方三四层的位置发出,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从黑暗深渊中一跃而出。
此间居民,长期使用最劣质,蕴藏最多杂质的灵气。
他们的灵气输送管道里,附着着大量常规反应手段无法释放殆尽的杂质。
年深日久,这些杂质堆积在管道底下和拐角处,重新生成了类似晶石的物质。
此刻,遇到数千度高温不断烧灼,以及上方爆炸冲击波的影响,这些地底深处管道内的杂质,都发生了类似“殉爆”的剧烈反应。
殉爆一下子将三五层的楼板统统击穿。
亦令孟超和“血屠”高扬头顶的钢筋混凝土完全崩裂,再加上整个大楼框架的剧烈摇晃,不吝于地动山摇。
两人之中,“血屠”高扬比较倒霉,头顶正好有一根断口极其锋利的钢筋,直刺他的天灵盖。
高扬貌似熟视无睹,眼球却免不了向上稍稍转动了十度。
这一次,孟超终于使出全力。
周身108条主脉和1024条支脉内的灵能统统流转到了极限,100%战斗力全开,先从口中喷出数百枚小钢珠,在灵能加持下,如重机枪的子弹风暴,扰乱敌人的视线和注意力。
随后,双手持握血魄战刀,形如鬼魅,向前滑步,自下而上,抡出完美无缺的弧度。
厚重的刀背和对方虎牙战刀轻薄的刀锋碰撞,竟然一下子将虎牙战刀磕飞!
高手较量,最重要是节奏。
在这一刀之前,孟超始终将自己平均输出的破坏力,保持在极限战斗力的70%上。
血刺青
如果這就是愛
就算一次次被“血屠”高扬压制,甚至被震得周身皮肤皲裂,鲜血淋漓,他的最高输出,都没超过90%。
就是为了让对方产生误判,认定自己身受重伤。
直到此刻,100%的输出,打飞对方右手的虎牙战刀之后,链刃又似毒蛇吐信,缠绕住了对方左手的无影刀。
“血屠”高扬再无兵刃可用。
而孟超的血魄战刀在磕飞虎牙战刀后,还高高举在他的头顶,正对着他的颈动脉。
这名绝世凶人脸上,终于流露出了面对地狱的恐惧。
但下一秒钟,这份惟妙惟肖的恐惧,就化作了浓烈的兴奋和恶意。
“血屠”高扬的虎牙战刀明明已经被孟超磕飞。
上身的斗篷也早就被灵气撕碎,根本没有口袋和藏东西的地方。
魔女工業霸主
但他空空如也的右手,却似变魔术般,又出现一柄轻薄如影子,弯曲如毒蛇的利刃。
随着灵能加持,这柄黑色利刃竟然还在不断延长。
孟超高举血魄战刀,面前空门大开。
双方又近在咫尺,在不断崩落的钢筋混凝土干扰下,根本无处躲闪。
“噗!”
黑色利刃正中孟超的心口。
超能作弊器
不费吹灰之力,就撕裂了他的灵能护盾和如钢似铁的肌肉铠甲,深深没入心脏。
“血屠”高扬眯起眼睛,流露出心满意足的笑意。
这一刀,凝聚了他逃亡近十年,从无数猎杀者的围追堵截下全身而退,甚至一次次反杀的全部经验。
就算是“食人鲨”周冲这个级数的高手,被他洞穿心脏,也是必死无疑。
正欲喷射灵能,将孟超的心脏彻底烧成焦炭。
“血屠”高扬忽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利刃刺入心脏的触感不对。
官道仙路 落絮飛花
杀人如麻的他,能本能分辨出心肌和普通肌肉,最细微的差异。
他好像……刺偏了?
这不可能,他明明是对准孟超的心口刺进去。
而且,刚才激战过程中,他也无数次听到了孟超的心跳,感知到强大的生命磁场,以心脏为中心,源源不断向四周释放。
绝不可能存在诸如“器官畸形,心脏长在右侧”这么奇葩的事情。
他绝对锁定了孟超的心脏,为什么——
这个念头,只在脑中闪了一闪。
“血屠”高扬脸上,惊骇欲绝的表情炸裂。
逃跑!
不顾一切逃跑!
就算丢掉一条手臂,不,就算丢掉两条手臂,就算被砍下半边身体,就算像怪兽那样喷出内脏,就算舍弃一切,都要逃跑!
逃跑逃跑逃跑逃跑逃跑逃跑逃跑逃跑逃跑!
昔日的资深猎杀者,后来又猎杀过无数猎杀者的绝世凶人,满脑子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真奇怪,敌人似乎没有阻止自己,只是冷冷看着他。
但是,为什么自己失去了所有力气,像是瞬间被无形的冰层封印起来了?
等等,敌人那柄血焰缭绕的战刀,什么时候从高高举过头顶,变成自然垂落到腿边,就像是……已经完成了一次致命的斩击?
“血屠”高扬忽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痒。
七月是神的時間
“砰!”
孟超比他更早,带着插在胸口的黑色利刃,仰面栽倒。
仿佛刚才这一刀,同样榨干了他全部的力量、灵能甚至生命。
幸好,他的双眸,依旧如撕裂夜空的星辰般闪亮。
他一寸一寸,小心翼翼,将插入心口的黑色利刃拔了出来。
虽然利刃和伤口上,都不带一滴鲜血,他依旧脸色煞白,心痛如绞,急需灵能来修复伤口,暂时动弹不得。
孟超正处在最虚弱的时刻。
只要“血屠”高扬动一动手指头,就能将他杀死。
修仙記 李少
这名绝世凶人瞪大眼睛,眼底放出无比暴虐和贪婪的光芒。
但近在咫尺的两人之间,却像是相隔了一条不可逾越的冥河。
“嘶,嘶嘶嘶嘶……”
“血屠”高扬张嘴,喉咙深处,传来谁都听不懂的嘶嘶声。
孟超却像是听懂了,一边疗伤,一边点头道:“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有第三把刀。”
莫少逼婚,新妻難招架
“血屠”高扬眼底,流露出不愿相信的光芒。
“是真的,道理很简单,第一次和你交手时,你使用两把弯刀,左右开弓。”
孟超娓娓道来,“那时候,通过刀刃之间的磕碰,我就注意到,你的两把战刀,在刀身弧度、重量和重心分配上,存在细微差异,应该是专门为左右手分别打造的。
“换言之,你的惯用武器就是双刀,而不是特地准备两把单刀来替换。
“但是,相对于你的实力而言,那两把刀的质量,却稍微差了一点,被我一磕就碎。
“虽然你面对整个猎杀者圈子的追杀,一路逃亡和藏匿的过程中,未必能搞到什么绝世宝刀。
“但既然投靠了怪兽文明,对方无论如何都要拿些神兵利器来收买你,才算合理。
“果然,第二次交锋时,你的左手武器,换成一柄薄如蝉翼,无影无形,不带半点烟火气,但刺穿钢筋混凝土,如刺穿报纸般容易的无影刀,这柄刀虽然轻薄,但刚刚和血魄战刀也拼斗了几次,并没有掉链子。
恐怖二次元
“这样的神兵利器,才配得上你的战斗力。
“问题来了,左手武器相当不俗,但为什么你的右手,使用的却是一柄从资深猎杀者‘剑齿虎’手里缴获的虎牙战刀?
“虎牙战刀当然也是神兵利器。
國家衛士
“但它原本不是你的武器,你才刚刚缴获到最多一两个小时,根本不熟悉这柄战刀的重量、尺寸和重心分布,无法发挥出它100%的威力。
“高手过招,胜负、生死只在一瞬,每个细节都要打磨无数次,哪怕最细微的疏忽,都有可能害死自己。
“很难相信你这种在修罗屠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鸟,仅仅贪图神兵利器的威力,就在毫不熟悉性能的情况下,用它来和敌人生死相搏。
“而你既然惯用双刀,像是无影刀这样的神兵,又岂会只为自己准备一把?
“所以,我断定,貌似凶悍的虎牙战刀,只是你的掩饰,你真正的杀手锏,就是始终深藏不露的第三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