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mep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愛下-2 茫然旅途閲讀-9od3o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关于五阶集散地,发布出来的信息大概如下:
五阶集散地正在筹划中,以五阶集散地计算大约一个月之后将会开辟。该五阶集散地的开辟不会影响四阶及以下集散地的分布情况。
针对五阶游客会特别设置一个“移民场景”,难度和普通测试场相当,但会设置一个顶级任务,以此界定五阶集散地转移的那部分人的资格。
在新的五阶解散地构成后,四阶的升阶游客将以百分之八十进入的比例填充直到满足最初预定的新游客和老游客比例九比一的比例。
该比例达到之后,各个组织、公共设施申请等办理才会开始,换句话说,在人数到达既定目标之前,五阶集散地将保持无官方组织状态。
同时,在该比例达到之后,五阶集散地特殊场景“迁移场景”也将开辟,难度高于升阶考验低于回归考验,游客可以通过该场景来进行两个集散地之间的转移。
“怎么样?”渊子从火锅里面捞出一片肉来,“是很有意思的规则吧?”
危險總裁欺上癮 殘陽遊戲
“有一些令人费解。”陆凝看过了手机里的消息之后,眉头微皱,“我倒是不奇怪集散地不给关于新的五阶集散地更多信息,但是为什么这样早将另外一些看起来不必要的信息放出来?”
“很显然……”渊子笑了起来,“新的集散地和现有的这个是不一样的。”
“上面那些人肯定会意识到这一点。”藤井雪音说道,“实际上我们之前和赵汐华联系过,她认识的一些人已经收到命令了。”
“什么命令?”
“在第二个五阶集散地抢占先机。”天宫优利搅了一下锅里面,发现没东西了,便拿起一盘菜准备下进去,“毕竟五阶集散地的大部分好地方都已经被那些大组织占领了,难得这次有了机会,保不齐能异军突起形成新的强大力量,那些人既然建立了组织,当然也就有相应的野心咯。”
“这么说起来天宫你好像也……”陆凝记得三个人里面天宫似乎是有个组织来着。
“嗯,我上面也说了让我尽早准备好升阶,真是疯了……这么一手很多人的贪欲都已经升起来了。”天宫优利嘟哝道。
“毕竟有人放弃回去,只为了将这里当成自己新的人生一样经营。此前的稳定有利于下层,却不利于那些希望借助乱世出头之辈,如今天赐良机,凡是野心家皆有赌性。”渊子喝着茶说。
都市風水師 聽葉
“哈啊……可是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升阶,我又不是陆凝,我才来三阶没多久啊……会死的。”天宫耷拉着脸,“渡边,要不你去建立个小组织我们跟你混好不好啊?”
“休想,我可不是当头领的料。”渊子敲了天宫脑门一下,“当初就告诉你如果要加入组织就要为此负责,现在倒是想知难而退了?”
“渡边你倒是不担心。”陆凝笑了笑,“看起来也是胸有成竹?”
“若是说胸有成竹未免太过自傲一些,不过是孑然一身,因此无所畏惧。若是一切按部就班,及至五阶也只是依照现存轨迹发展,未免也太过死板了一些。有些惊喜,是得或亏,皆有意趣。”
渡边渊子是个不完美主义者,这一点给陆凝留下的印象相当深刻。这种充满不确定的未来对她来说反而更加舒服也说不定。
“啊……偏偏这个时候我认识的人好多都去场景里了。”天宫抓了抓头发,“渡边,你就没有一个大概的未来想法?”
“没有——集散地并没有透露更多的消息也就是这样的意思,他们本来就不希望游客对未来做那样充足的准备。”
陆凝也赞同:“确实,集散地的目的其实很明确,关于新的集散地到底是什么样你们不需要知道,我们会安排好两个集散地之间的转移,但确切情况只能等到开辟之后才会了解。”
“转移的代价非常高昂。”藤井雪音说,“你们也看到了,转移集散地需要通过高于升阶难度低于回归难度的一个场景,对于个人游客来说,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更换集散地而特地去挑战一个难度提升了的测试场,这个只是为组织服务。”
“总觉得这也是个坑。”天宫跟着说道。
这一点大家也都赞同,既然集散地订了这样的规矩,那就意味着转移必须是这样程度的代价。
这时,藤井雪音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了之后稍微听了两句,就对陆凝说道:“有人要过来。”
“谁啊?”要是很熟悉的人藤井也不用那么神秘,陆凝挑了下眉毛。
“程雨润和赵汐华,都要带两个人过来。”
这两个人正好算是两个小型团队的领袖,肯定也被这次消息影响了,不过陆凝想不到他们特意打电话要过来的理由。
“他们在一起?”
“似乎是刚刚开过一个会,之前因为你的缘故互相认识了之后,两个团队其实互相之间很有些往来。”
“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本来就互相闻名的。”陆凝撇了撇嘴,二阶的经历她又没忘。
没过多久,包厢的房间门就被敲响了,天宫优利过去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是程雨润,依然是一脸笑容,对陆凝轻轻拱了拱手:“抱歉……还不知道你胜利归来的消息。”
“客套话就免了吧。”陆凝往他身后瞥了瞥,算上他一共六个人,赵汐华靠在门框的地方,四个有些陌生的人则分别在左右两边,被谁带过来的不言自明。
高中生靈異事件簿
赵汐华后方是两名男性,陆凝稍微有点印象,毕竟交流久了赵汐华对自己团队的成员也略有提及。一名脸上有些岁月痕迹,头戴一顶贝雷帽,留着短须的健壮大叔是这个队伍的真正队长,名叫邱励阳;另一个则是个剑眉星目的青年,蜂腰猿背,一身劲装,是赵汐华之外的另外一个副队长杨啸。
但程雨润带来的人就有些让人意外了——陌生人,也就意味着陆凝没见过。可是程雨润的队伍成员她其实都见过好几次了,这次的两个青年男女却没有见过面。男生穿着一身很像是校服一样的比自己身材大一号的外套,头发也是典型的学生寸头,看上去貌不惊人,除了一双眼睛目光锐利,如同鹰隼一般,给人一种正义感十足的感觉。而女生是一身暗红色的西装,原本是领结的部分却扯出两根白色的飘带,双手戴着仿佛胶质的手套,眼角略有些狭长,表情平静,目光略带一丝打量。
“你们六个正好够这一个房间的人。”藤井雪音笑道,“邱队,杨队,好久不见。”
邱励阳笑笑:“原本不想打扰诸位,只是这次事关重大,还是要和比较靠得住的朋友商谈一二才好。”
“程队长不介绍一下这两位吗?”陆凝对程雨润说。
“啊,我这边其实就是私人问题了……”程雨润抚掌,“还没有向各位介绍,这两位是我的弟弟和妹妹,昨晚刚刚升阶。”
空气短暂停顿了一下,程雨润自然地拉过两人让到屋子里,介绍道:“我们一家的名字都是跟着我的,这位是我的三弟程霜渡,这位是我的小妹程露溶。”
前妻,束手就婚 璇之之
陆凝记得那张照片,不过那里面的两人都是小时候的模样了,如今长大了容貌都发生了很多变化,即便是她也很难一眼看出来。
不过……程家这是被灭门了还是怎么回事?
“各位前辈好!”程霜渡忽然一个鞠躬,“久闻各位与家兄家姊为友,多蒙关照,还希望今后能与诸位好好相处!共渡难关!”
是个相当正经的小子。陆凝从桌上很多人的表情中都能看出来,这种一板一眼的人固然各位都不是,不过印象其实还算不错。
“我是程露溶……向各位问好。”程露溶的声音很轻柔,态度也很符合常规的礼貌,只是每个人也都看得出来她实际上是保持着一种对陌生人的距离感的,哪怕这是程雨润介绍的也一样,是个戒心很重的女生。
刷拉。
正当一时无人接话的时候,渡边渊子再次恰到好处地一合扇子,伸手一比空着的座位:“诸位,既然介绍已毕,不如入席?”
再次点了一些食物之后,很快话题就回到了关于这次变革上。
邱励阳是已经进行过一些准备的,他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笔记本,对众人说道:“在此之前我已经和程队长作出过一些讨论,对于我们这样成型的小队伍来说,很多问题还没有获得固定的解答,例如……如果升阶导致了团队的分离要怎样处理这样的事。我们在信息中心没有获得想要的答案,集散地放出的消息就是全部,多的一点都没有。”
“那确实是个问题。”陆凝点了点头。
对独行游客和大型组织这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问题,反而小团队会受到很多影响。
“除此之外,我们也联络了一些朋友,他们有独行侠,有别的团队,也有来自大型组织的成员,似乎在各方面对这个消息的反应也不是一致的。”邱励阳翻了一下手里的笔记本。
“请说明一下吧。”藤井雪音说道。
“我们大致进行了一个区分——独行游客更加关心的是两个集散地之间的区别,小团队就像我们一样关心的成员去向,至于大型组织则最关心的是资源……也就是人。”
“不出所料。”天宫优利耸耸肩,“都是和自己关系最大的那个问题嘛。可是我们也不需要……”
“是的,我了解你的意思。”邱励阳笑了笑,“总体的观点和我们关系不是很大,不过这里面反映出的未来状况确实是我们需要注意的——即便不考虑集散地的目的,游客们其实已经有所动作了。我们想找你们讨论的问题就是这对于我们目前任务情况的影响。”
“在这一个月内……大概会有很多人尝试升阶。”赵汐华说。
“为什么?”天宫有些惊讶。
程雨润回答了这个问题。
“实际上我们已经了解到一部分人准备近期升阶了,三阶以上几乎都是抱着向上的目标那种游客,但是很多人会抱着……积累,提升这样的目的在三阶等候很久,然而目前这么一个改动,会打乱很多人的原本计划。”
“但是这次变化并不影响四阶吧?”藤井蹙眉,“如果是四阶急着上去还好理解。”
“一部分人是准备四阶跳过的,另外一部分人则是认为这次变动之后会发生自上而下的影响。举例来说,集散地是金字塔形的收束模式,如今塔尖的位置忽然变成了两个,那么将来很可能会有一部分四阶集散地被划分到新五阶集散地之下,这样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一座塔变成了两座……对整体局面来看无异于开辟了一个新的一到五阶集散地。”
“啊,我并不认为集散地会把自己分裂开。”渡边渊子忽然说道,“我更倾向于这是一次……特殊筹备。”
天宫瞪了她一眼:“你这不是思考过吗?”
“我都是瞎猜的啊,万一真的对你们造成误导了就不好。不过陆凝近期就要升阶的话,我想还是把问题讨论清楚,毕竟关系到我们认识的人就不能视而不见了。”
“你要升阶了?”程雨润看了陆凝一眼。
“还个人情。”陆凝笑笑,“宁夜衣准备升阶,我之前升阶她能直接陪我上来,那这次我也得陪她一起。”
“但是二阶升三阶和三阶升四阶的难度并不可同日而语……”
“哥。”程露溶打断了程雨润的话,“人之间的关系不能用这些东西来衡量。”
陆凝有些意外是她说的这句话,不过在说完这句之后,程露溶又闷声不吭了。
“如果是升阶的话,我们也正有这方面的思考。”邱励阳说,“因为这样的变革势必影响正常升阶的流程,变动期造成分裂的概率很高,我们不能继续使用之前那种团队集体升阶的方案了,而且从这次开始已经不止是生存难度的前提下,大量同队成员一同进入其实是很有风险的事情。”
棄女農妃
“嗯……所以你们打算……”
“就是试探!”赵汐华兴致勃勃地打了个响指,“我们决定队伍里出两三个人先升阶,反正四阶还可以回来,虽然五阶没人,可我们能在三四阶观察集散地的变化作出后续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