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kl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笔趣-第九百八十九章送了個寂寞讀書-jiw2p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嗯!”
曹变蛟虎目瞪圆,一股杀气在这件办公室里面弥漫开来。
这股子杀气大多对准了周延儒,令他就好像猫儿被踩到了尾巴似的,顿时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曹变蛟也是一军之长,那是在战场上杀出来的,多少次见到的血水都可以淹死周延儒了,那杀气就是不刻意的去隐藏都会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现在故意的对准了一个人,周延儒的汗毛可不就炸裂了吗。
他只觉得自己身体的周围突然间就冷了许多,而且整个身体上好像被无数的针尖给抵住了似的,不敢动甚至是呼吸都慢了几个节拍。
不好!自己一定是犯了什么忌讳,不然好好的为什么曹将军会突然对自己发出如此大的杀气,糟了糟了,自己实在是太草率了啊!
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该怎样的去补救?
周延儒的脑子在高速运转,努力的想着现在这个时刻如何去应对。
“周大人!”曹变蛟的声音提高的一个八度,显得非常的冷漠无情。
“下官在,下官在。”周延儒脑门子上的汗珠子顿时就流了下来。
“啪!”曹变蛟一巴掌拍在了周延儒的肩膀上,把他拍的双腿一弯差点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没想到我一张字就能值一万,没的说我给你写十张吧,这个镇宅一张字怎么可以,十张东西南北中都挂上两张,一张现用一张备用多好,你觉得呢。”曹变蛟露出了小白牙。
“自然,这是自然,这个镇宅自然是多多益善了,多多益善。”周延儒还能再说些什么,此时的他好像已经掉入了曹变蛟的陷阱,自然是人家说什么他就是什么,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是完全的被曹变蛟牵着鼻子走了。
一副字就是一万两白银,十副那就是十万两白银啊,这个曹变蛟竟然如此的狮子大开口,十万两白银啊,知不知道这十万两堆在一起可以把你给埋了!
埃及神主 老告
周延儒心疼的在滴血,真以为他们家在大明是富可敌国的,马上我们家也没有余粮了!
不过这十万两他还是得掏出来。
只要能够拉上关系,区区十万两白银其实算不得什么。
与几万大军的开支用度比起来,十万两白银随便从什么地方挤一挤就出来了。
周延儒觉得要是可以用这十万两百姓买通了曹变蛟,那么对自己的好处可不是这十万能够比得上的。
“这感情好,这感情好。“白得了十万两白银的曹变蛟很开心,虽然这十万两白银他并不能装自己的腰包里面,可是这十万两白银他只要上缴一半交给宪兵司令部之后,剩下的一半就可以补充在第一军的军费之中了。
五万两白银这可以做多少事情了。
“我请你吃饭,好容易来了,今儿我做东。”心情大好之下的曹变蛟就要请周延儒吃饭,但是只能吃食堂。
不过食堂是没有吃上,但是他办公室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开封菜的美食。
曹变蛟的口水顿时就在口腔中溢出了。
他一不好赌二不好色,就是喜欢没事的时候吃点喝点,尤其是这个开封菜,那是相当的好啊,金拱门也行,再来一壶这个宫廷玉液酒,当然是皇帝御赐的那种,这小日子真的过得美滋滋了。
今儿这是怎么了,有人上门又是送钱又是送菜的,简直就是好日子啊,真希望每天都能来一次。
虽然他也知道人家又是送钱又是送菜的必定是有事找自己办。
全世愛
没关系啊,反正我只吃不办事,吃的安心拿的放心,宪兵找不了自己的麻烦,陛下也不会管自己的。
朱由校给他的准则就是吃干抹净,拿钱可以上交就行,吃饭可以不许喝酒,要好处随你但倒是要上缴军部,其他的干吃不办事就行。
所以周延儒注定是打错了算盘,他以为十万两银子可以买通曹变蛟,其实他就是出一百万两也没用,小曹对银子没啥兴趣,他要的东西周延儒不懂。
所以暗自窃喜的周延儒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人给耍了,等他知道了之后发现自己的十万两白银没了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下官敬你一杯。”周延儒举起酒杯对着曹变蛟。
“哎!巨著…….悟能…….哈有…….”曹将军嘴里塞得满满的的,筷子还在不听的向着嘴里使劲的塞,就好像饿死鬼投胎似的。
我的女兒
这个模样看得周延儒牙花子都痒痒了,这是怎么了,难倒这军中已经缺粮食到这个地步了?
不对啊,来的时候也没看出来军中像是缺粮食的样子。
“吃啊怎么不吃。”曹变蛟筷子夹起盘子里面最后一块牛肉,然后招呼着周延儒感觉吃。
可是周延儒真的是一点下筷子的机会都没有了,他吃饭讲究个细嚼慢咽,这次见到了风卷残云,真的是无从下嘴啊。
“吃吃吃吃!”曹变蛟夹了一块长得跟鸡腿似的生姜放在了他的碗里。
惑世毒女 莊燕婷
重生之側妃奪宮 瀟冰
十分钟之后,曹变蛟嘴里叼着一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对着砸吧砸吧嘴的骂厨子。
男人使用手冊 藍白色
“啧啧啧,今儿这菜不行啊,这厨子的手艺真不咋地,这牛肉老了,这菜味道太重,这菜太腻,真不是人吃的。”
周延儒盯着碗里的那块鸡腿样生姜发呆,上面清晰的一个压印历历在目。
看着一大桌子好像被舔过的盘子,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么难吃也没看你少吃一块!
不过这次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山东之事。
“曹将军不知这第一军何时可以入山东平叛?”周延儒问道。
这才是他此行的目的,把这次平叛的风头揽在自己身上,到时候士林之中便可流传出是自己请出的大明第一精锐为孔圣人血脉报了仇。
这样名声可不就有了,以后士林之中他的位置还有人可以撼动吗,便可振臂一呼成为士林领袖。
“平叛?为什么要去山东,去山东那是第二军的事情,这个你要去找第二军的军长曾增将军,找我们第一军做什么。”曹变蛟吃饱了就要送客。
吃饱了喝足了还不走还等着自己请你吃晚饭吗。
曹变蛟这是标准了吃饱了就不认人。
再次站在军营外面的周延儒愣愣的看着大门,他觉得自己今天只剩下了寂寞。
我今天干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