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4u1优美都市小说 代號候鳥-第五十八章 尋找上線熱推-6c2g3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代号候鸟
三个女人第一次听李安平说起这些事情,傅云听着更觉不是滋味,她的眼睛翻出了点点泪水,她偷偷挤弄着眼睛不让眼泪流出。
她没有去想曹若飞是否是特务,她是觉得当初还是怪自己不坚强,过于沉浸在失去父母的悲痛中才失去了李安平。李唐和王小玉则是完全相信李安平所说的,陈克海觉得李安平这番话讲得很流畅,目前他还是不能判断真假,他说:“就算我相信你这些话也没有用,你得让市公安局,甚至省公安局相信你。要么你拿出证据证明你是地下党员,要么你拿出证据证明曹副局长有问题。”
在确定曹若飞身份之前,陈克海还必须尊称曹若飞为曹副局长。
“可是我真的拿不出来……”
“不,你拿得出证明。”李唐忽然打断李安平的话,“我们可以在报纸上登启事,寻找你师父赵征远的上线,先证明赵征远的身份,然后你和他的上线核对你和赵征远所做过的地下工作,如果能合上,就说明你是赵征远的下线,也就是地下党员。”
错乱青春
“对啊!”李安平恍然大悟,“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寻找赵征远上线的启事在第二天就在省里、市里各大报纸上登出了,留下的联系电话是李唐专属的办公电话。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人联系李唐。
下班后,等市局的人走得七七八八了,曹若飞走进了监禁室,他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看门的人打发走了。监禁室里只关着李安平一人,曹若飞走到外面冷冷一笑说:“‘书生’是吧?”
“书生”,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这是李安平的代号,这个代号是赵征远给他取的。
“书”同“输”,李安平为此耿耿于怀了很长时间,起初他不接受这个代号,赵征远将他一顿臭骂,还是把这个代号强加给了他。
可是曹若飞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代号的呢?
赵征远一死,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知道他的代号了才对。
“你知道我为何要接近傅云?”
曹若飞并不是真要李安平回答这个问题,他接着又说,“傅云父母手上有一份当年在云南的地下党员的名单,可惜国民党当局什么都没问出来就杀了他们。我怀疑这份名单在傅云手上,所以假扮地下党员接近她,骗取了她的信任,当然还赢得了她的心,不过我是真心喜欢她。后来我几次试探过傅云是否知道那份名单,可惜她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我怀疑她父母无意识中告诉了她或者给了她,只是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而已。所以,在我刺杀卢汉行动失败后,我就带走了她。前不久,我才在她的日记夹页里找到了那份过时了的名单。上面有‘老猫’赵征远,他的下线‘书生’,至于‘书生’叫什么却没有记录,‘老猫’的上线是‘清茶’胡天海,不过胡天海在‘老猫’之前就被我亲手杀掉了。”
赵征远的上线也已经死了,李安平听到这里好生绝望,他原以为没人知道自己是地下党员,不想赵征远在云南的时候还是把自己报上去了。
至于为何只有自己的代号,而没有姓名,可能是因为当时他还没有加入地下党组织,他是在离开昆明前才在党旗前宣誓的。
在日本渔村的日子
曹若飞甚为得意地看着李安平,说:“我看到你们的寻人启事,我曾经仔细想过你还是有可能找到赵征远的上线,因为胡天海是在昆明被我杀掉的,赵征远回这里后,应该更换了上线。不过,我就不知道你是否还有足够的时间等到赵征远的上线出现,你的枪毙申请正在省公安局审核中,应该很快就会批下来。当然了,就算赵征远上线出现了,我想他未必能活着为你证明。哈哈……”
李安平恨不得吃了曹若飞,曹若飞看到李安平愤怒的表情反而笑得更狂妄了,他又是大笑几声,道:“另外,我真心感谢你帮我除掉了我那些不争气的下线。经过这段时间的潜伏,我发现我更看好共产党,我忘了告诉你,我在一个月之前就加入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你这个混蛋,共产党是不会收你这样的垃圾的。”李安平真的愤怒了。
“我就喜欢看你愤怒的样子,你要想吼叫就尽情吼,看门的小刘被我支开了,起码还得一小时才回得来。”曹若飞看着李安平做出一副满足的神情,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我是特务的人,只要你一死,我就可以颠倒黑白,堂堂正正当一名中国共产党的公安局高官,将来还会爬到省公安局,甚至还会到中央任职。假如,有一天国民党又打回来了,我又可以恢复我‘理发师’的身份。什么狗屁信仰?我只看利益,哪方能让我获利更多,我就投靠哪方,这才是我处心积虑、处处小心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否则你早死千百次了。这一切都要感谢你。”
“你是不是死不瞑目?哈哈。”曹若飞狂笑着走出了监禁室,“祝你好运早日找到赵征远的上线,也祝你早日见到赵征远……”
姐姐有妖气 奈何笑忘川
第三天中午,李唐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谨慎地询问了一番后才说他是赵征远的上线。
李唐抑制住内心的紧张和兴奋,她和那人商定好了见面时间、地点和接头方式。见面约在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地点在人民公园西门,那人会戴一顶黑色的帽子,帽子上会有一条黄色的绶带,而李唐则会穿一件黄色的外套,白色裤子,头上插一朵红花。
这毕竟是在新中国,二人没必要通过暗号接头,只是因为彼此没见过,需要通过特定的服饰辨认对方。
十一点半一下班,李唐连午饭都顾不上吃,收拾了一下桌子就要去人民公园西门找赵征远的上线。她才走到大门口,就被她父亲的秘书叫住了,说她父亲中风了,正在省人民医院抢救。
李唐一听脸色巨变,怎么事情就是如此赶巧,她知道父亲先前也曾中风,这是他退休的主要原因,身体吃不消。省人民医院离人民公园不算远,她先去医院探望父亲,如果没有大碍她再去人民公园,大概也只会晚二十分钟,她想赵征远的上线应该还在,即便他不等走了,她还可以给他电话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