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 ptt-第二五二章 狐狸精?熱推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当李轩恢复神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酸酸麻麻的,有些地方还在小幅度抽搐,像是做过什么超出极限的运动。
等到他张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江含韵则坐在床沿,正低着头眼神痴怔地看着自己,嘴里则低声呢喃:“——看起来也没觉得有多俊,怎的就这么会祸害女人呢?”
“说清楚,我哪里祸害女人了?”李轩不乐意了,他把眼一瞪:“还有,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还凑这么近?我脸上有花?”
他说完话,才发现江含韵的吐息竟然是香的。
可惜的是,银甲少女当即俏面晕红,忙拉开了与他的距离:“你怎么就醒来了?一个招呼都不打。”
李轩听了之后,就不禁无语了:“校尉大人你睡觉醒来之前,还跟别人打招呼的?那我真没这样的本事。”
他随后环视着周围:“我是在你家?怎么没把我送回去?”
可随后李轩就回忆起了昏迷前的片段,然后就心中一紧。
对了,自己还得在江府呆三个月,否则日后恐有‘不举’之忧。
“这是我们家偏院的客房,李伯母把你的衣服都送过来了。接下来这三个月,你都得住在这里。”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妖女哪裡逃-第二五二章 狐狸精?展示
江含韵一边说着,一边将旁边煮好的药,端到了李轩的面前:“这是我父亲给你配的药,专用于温养元气的。你这次命元损耗极多,需得好好疗养,才能将折损的岁寿补回来。你现在能自己起来喝吗?”
李轩尝试起身,却发现浑身还是酸软无力,动弹不能,他不由无语的看着江含韵:“校尉大人,你觉得呢?”
江含韵似有些不情不愿的‘啧’了一声,然后就舀了一勺药汤,放在嘴边吹了吹,送到了李轩的唇旁:“你小心点,药才刚熬出来,稍微有点烫。”
李轩见她将一头青丝挽在一边,动作轻柔,小心翼翼的模样,心绪不由一荡。只觉这刻的江含韵,竟是女人味十足。那张精致绝美,妖冶妩媚的小脸蛋,在烛光映照下,也额外的动人心弦。
等到一碗药汤喝完,李轩的肚子,却又一阵‘咕咕’叫了起来,同时滋生出强烈的饥饿感。
李轩心知这是体内的能量损耗过剧导致,之前问心楼之战,他那浩然正气死命的往外面喷,元神损耗非同小可。
虽然‘浩气’本身是一种精神能量,可精神能量却源于肉体。
事后他的元神,自然是得从肉身气血上找补。
李轩饿的不行,只能求助的拿眼看江含韵,后者则是反应平淡:“我爹早料到了,让我给你熬了‘三元龙龟汤’。他新钓的一只龙鳄,一只玄龟,很补身体,我去端给你。”
李轩不禁奇怪的问道:“我之前与江伯父打过招呼的,不是让他对龟族手下留情吗?”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 線上看-第二五二章 狐狸精?分享
“你当时说的是元龟,他现在抓的是玄龟不是元龟,两者不是一类,他还是很给你面子的。为给你补身体这桩事,我爹可把这大江上下游祸害惨了,好几位龟族与鳄族的大妖找上六道司要说法。说是我爹再不收手。它们就要做法在大江沿岸发大水。”
江含韵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房门。不久之后就又端了一大碗肉汤进来,依旧是细心体贴的给李轩喂了。
李轩感觉非常新奇,他从没见江含韵对他这么温柔过。像是小丫鬟在侍候大爷,又像是小媳妇在照顾病中的丈夫,竟是有求必应。
他把肉汤喝完,就眼珠一转,开始了试探:“我渴了要喝水,麻烦校尉大人你去给我倒杯水来。”
江含韵果然端来了一杯水,很周到的喂给他喝了。
李轩于是又在作死之路上继续疾奔:“哎呀,我感觉肩膀这里好酸,含韵你帮我揉一揉——不行,大腿这里也很胀,你给我锤锤,嗯~主要是大腿的内侧,再捏一捏。记住了,要温柔。”
江含韵斜睨着他,眼里透着些许的火气。
可随后她就想到乐芊芊与听天獒,都说过李轩可能时日无多,这次的书院一战,又不知折损了多少寿元,就又强忍了下来。
可李轩却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我想吃水果,就葡萄吧,小韵儿你剥给我吃好不好?要去掉籽的。”
关键是江含韵那恼火异常,却不能发作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去撩拨逗弄。
江含韵则唇角微抽,面皮涨红。
这家伙刚才叫她什么?小韵儿?这真是得寸进尺了!还要她剥葡萄?她爹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可她最后还是强忍了下来,这是想到了这家伙身后站着的那个‘靠山’,‘魔王’。
“味道很不错,关键是素手留香。”
李轩吃着江含韵剥的葡萄,更加的嘚瑟起来。他想自己接下来这几天,日子应该会很舒坦,也不会很无聊。
“话说现在已经是卯时了吧?校尉大人不用去点卯吗?”
江含韵冷冷的睨着他:“要你操心?我请假了,这两天都在家。”
其实是她母亲亲自去了一趟六道司,强行给她请了假,意思是让她这两天在家好好照顾李轩。
就在这个时候,她望见李轩忽然微一皱眉,面色变得古怪起来。江含韵顿时心神一紧:“又怎么了?”
李轩看了看她,语声却首次有了些迟疑:“都怨你,我水喝多了。”
“水喝多了?”江含韵先是不解,然后就一阵气结,她本能的就挥起了小拳头:“那就憋回去!你再得寸进尺,信不信我现在揍得你半身不遂?”
四重楼的武修,忍个一两天是绝不成问题的。她估摸着李轩最多养个一天伤,就可以动弹了。
可就在江含韵扬起手的时候,那门帘却被掀开,江夫人端着一个茶盏,一脸铁青的出现在门口:“江含韵!你想要揍谁呢?还要人半身不遂,火气很大嘛!”
江含韵的娇躯微微一僵,忙把手放了下来,然后神色讪讪道:“没有,我就是吓唬一下他。他现在伤着呢,我怎么可能真的动手?”
“那也不行,你这像是女孩家说的话?被李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江家没有家教。”
江夫人哼了一声,然后把茶盏放在了桌上,笑容亲切可掬的对李轩说道:“小轩,这是金丝血雁汤,取自你伯父的珍藏,不但可弥补命元,还能延长岁寿,稍后你就趁热喝了。还有,你现在不能动弹,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含韵就可,无需顾忌。在这家里,她横不起来!”
她瞪着江含韵的时候,却是疾言厉色:“含韵你要再敢胡作非为,小心我动用家法!”
李轩面对这位,心情却很复杂。
以前他对江夫人无微不至的关照,就有些心虚。如今与薛云柔定情之后,就更觉不安了。
这位伯母的心思,李轩自是洞若观火。可问题是他与薛云柔之间的情感,已无法割裂。
而等到江夫人离去之后,江含韵就把俏脸一板,面色微沉。
正当李轩以为这位是打算秋后算账的时候,江含韵的眼神却无比凝重的问道:“李轩!我问你,你对表妹她是不是认真的?”
“自然是认真的,再认真不过。”李轩同样神色一肃:“云柔她那般待我,若我还辜负了她,那就真不是人了。”
江含韵闻言之后,眼神却有些复杂,有赞赏,有轻松,也有些许不易察觉的失望。她随后又望着窗外:“那你可要待云柔她好些!云柔她自幼丧父,兄长则常年重病卧床,所以养成极度刚强的性格,可我看得出来,她其实很希望能有一个如同父兄般的男子,可以为她遮风挡雨。
总之,你以后敢对她不好,敢让她伤心,我绝不会放过你。至于母亲这边,你也不用太顾忌,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李轩微微意外,随后释然。自己这位上司,可不是真的呆笨,她许多时候只是没去想。
他先是心神一松,又觉惆怅失落,接着就不解的问:“说到此事,我其实一直都很奇怪,伯母她为何就非得逼你相亲,逼你嫁人不可?以校尉大人的情况,晚几年似也无不可?且我看江伯父,他为人似也豁达。”
如果是为传宗接代,那么江府就该招赘婿了。
江含韵闻言稍稍迟疑,然后素手一引,就将袖中的四尾灵狐小雷,招引到了自己的肩上。
“这是与我的一桩旧事有关,我幼年曾因家中的一桩变故受过一次重伤,几乎到了垂死之境,即便我父亲也没法救回我。于是便求助道法,让我与拥有白泽血脉的小雷定下了共生灵契,这才把我的命拉了回来。”
李轩闻言一愣,眼神犹疑:“这共生灵契,莫非是有什么隐患?必须得嫁人不可?”
他想该不会是到了一定年纪,就会死亡的那种?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江含韵注意到李轩的神色,哑然失笑道:“这是因共生之后,小雷的血脉与妖元妖体会影响到我,让我的体质向半妖转变。这个过程中,唯有另一个极亲近的人,以某种类似双修的合练秘法才能帮我逆转,助我稳固人身。”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妖女哪裡逃-第二五二章 狐狸精?熱推
半妖?
李轩不由万分讶异的眨了眨眼。
——也就是说,自己的这位校尉大人会有一天变成狐狸精?
想到江含韵可以变成狐狸的模样,他就感觉自己的某个位置,陡然冲起了一股热气。
换在平常,李轩一定会不惊反喜。可此时他太震撼了,愣愣的看着江含韵。
“——以前我对这件事很在意的,可现在早就看开了。变成半妖就半妖吧,又不影响我什么,六道司没这方面的顾忌。我的未来只在天位之上,世人的眼光于我而言,就如同浮云。”
江含韵神色洒脱,又含着几分伤感的笑着:“不过我爹与母亲却没法接受,他们觉得亏欠我,不想自己的女儿变成半个狐狸,一只半妖。尤其我娘,她认为我幼年的那次重伤,是她的过错。”
李轩听了之后,不由面露释然之色。心想原来如此,怪不得江夫人会那么着急的想要把女儿嫁出去,江含韵本人对婚事却满不在乎,
此时他看江含韵的目光也变得不同起来,含着丝丝欣赏之意。
不愧是校尉大人!这个女孩,真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