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y9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笔趣-第五百四十二章 不速之客熱推-hgi7x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不止是尤利尔,骑兵中也有不明所以的人。“两个间谍,大人?”
骑士哼了一声。“两个倒霉鬼。”
“可他们毕竟是当地佣兵……”
“……不是当地的贵族老爷。”骑士再次甩干剑刃,“身上连路费都没有,干嘛留着?我们回去前面等下一波。那穷鬼说什么‘黑蜂’?纳鲁昂,你听说过这号人么?”
醉臥美人膝攜美九夫任逍遙
“没有,大人。”发问的骑兵回答。
“但他肯定存在。等进城后,你去把这家伙找出来。”骑士稍一停顿,“罗迪,你和他一起。”
被点名的两名手下面面相觑。“遵命,大人。”
總裁的蜜制新妻
队伍重新过河,向南前进。尤利尔再次跟上他们。他骑着“洞眼”的马,走在一群察觉不到他存在的人当中,听他们说与他完全无关的东西。但学徒并非毫无收获,现在他仍能找到去莫尔图斯的方向,只不过换了人带路。还有这些袭击冒险者的人,他们似乎在封锁道路,而不单纯为了抢劫。
队伍没有急速行进,直到天黑,尤利尔也没能抵达莫尔图斯。骑兵在一片松林停歇,打算扎营过夜。领头的骑士坎德纳·贝莱是个神秘生物,方能不惧怕原野上的魔怪。
篝火在空地燃烧,这支队伍的厨师可比尤利尔强多了。他们的锅挺完整,汤里的佐料也更丰富。骑兵们磨磨蹭蹭地打理坐骑、支起帐篷,还排出值夜表和斥候人选。六人的冒险团伙显然不能跟十几人的骑兵小队相较,最突出的体现,就是后者的头领什么也不做,连指挥都用不着。
“……还有多久?”罗迪低语。他们围在篝火边取暖。白天的太阳能将大地烤熟,夜晚却冷得要命。破碎之月仿佛眯着眼睛,投下冷冷的注视。
“大概三天。”坎德纳回答,“黑木郡的佣兵还没清理干净,这时候强攻非常困难。”
这些人要进攻黑木郡?尤利尔没听说过这地方。虽然他没听过的地方多了去了,但某些称呼他可不会弄错。黑木郡。听起来像是爵士领。梦境中到底是何年何月?他坐在两人对面继续听,还顺手从锅里舀了一勺汤。
坎德纳很不满。“我早说过放弃那些小村庄。”他嘲讽道,“那杂种却偏要搞什么坚壁清野,好像黑木郡人能走出城门给我们找麻烦似的。高地女巫被银歌骑士要么赶走要么烧死,矮人帮也滚回了洞穴,我们干嘛还费力气对付那些游兵散勇?”
“呃,我们需要确保当地人不会插手。”罗迪喃喃道。
花都兵王
“当地人?这些泥腿子就算给他长枪,也只会用来锄地。倒不如防备绿精灵。不过黑木郡有的是好地方,那些吃草的混球不会在乎一座小镇。”他越想越怒,“不该是莫尔图斯,我们完全可以把目标定在石英城。”
“石英城有帝国的军团驻扎,大人。”罗迪提醒,“连银歌骑士团都曾在那停留。”
“帝国军团是抓不到耗子的老猫,而银歌骑士早就走了。石英城又不是玛朗代诺,这些大人物没兴趣多待,圣瓦罗兰才是他们的目标。”他的长官不以为然,“我们在青金堡将守备军打的七零八落,这是事实。那杂种挑选目标不怎么样,挑选对手倒算是行家。现在石英城就是冬天的坚果,只等我们过去撬开。”他忽然微笑。“你听到那个传闻了吗,罗迪?石英城里似乎有个异族卖场。也许我该给他个惊喜,比如几名蓝眼睛的妖精少女。”
“恕我直言,大人。”罗迪扭了扭鼻子,好像在忍耐一个喷嚏。“但这种惊喜……他肯定不会喜欢。”
“莫尔图斯更不讨人喜欢,我还没说什么呢。”骑兵头领哼了一声。
靈女南昭 柳笑笑
但他可确实没少说,尤利尔心想。这段交流透露出的信息相当多,但学徒对其中的大部分都一知半解。莫尔图斯先不提,帝国指的是布列斯塔蒂克?还是其他地方?青金堡和黑木郡属于未知地点,石英城也同样。唯一提炼出的关键词是“银歌骑士团”,那是黎明之战时期的秩序军团,由“胜利者”维隆卡亲自率领,是如今神圣光辉议会圣骑士团的前身。
连凡人都听过邪龙和黎明之战的故事,遑论神秘领域。这么说吧,秘密结社因祖先在千年前的背叛行径遭到了多少迫害诋毁,银歌骑士团的后裔就因击退邪龙的伟业获得了多少荣耀称颂。
梦境中的时间与现实不同,这是他从莫尔图斯就发现的差别。然而单凭这点只能确定时间上限。如今尤利尔终于得到了第二条线索,他为此感到震惊。银歌骑士团存在的时候……并不是布列斯塔蒂克帝国的统治时期。
一个荒诞的梦,他心想,银歌骑士和圣瓦罗兰?他在现实中刚刚经过冬青峡谷。尤利尔清楚,此刻的冬青峡谷并没有什么纪念意义,也许它根本不叫冬青峡谷……因为人类与森林种族之间的冬青协议尚未订立,黎明之战也没开始。神秘领域甚至没有七支点。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所知的诺克斯大相径庭。这是先民的时代。
……
王宫与她想象中不太一样,甚至还没有领主的接待室奢侈。这里到处是怪异花纹和复杂图案,穹顶触手可及,大理石黯淡无光。她辨认出细小的符划,然而它们无一相似。当她看到一个圆环中篆刻的符号时,才惊觉这些符号其实都是古老的文字。我只认识它,希塔里安伸手摸了摸,没人阻止。这是露西亚的神文,在记忆中那间还存在温度的阁楼里,母亲曾让她成千上万遍的默写。这里真的是王宫?她觉得更像神殿。
“跟上。”领主吩咐。
逆天噬神 空騎
希塔里安赶紧加快脚步,穿越书写着神文的长廊。抵达尽头时,她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灰暗的走道似乎变得狭窄、矮小了,不能容许人类通过。我刚刚走过这里。她不想再从这里走回去。也许我需要趴在地上?石头好像会随时坍塌,掩埋进入者。
她打了个哆嗦,悄悄逃走。几十种不同的文字静默地目送她离开。
大厅并不算宽敞,但在希塔里安眼中,这里足够舒展身体了。她能听到墙壁后传来流水的哗哗声,树枝花叶彼此搔抓,鸟儿扑打翅膀。还有风。怒吼、咆哮的狂风。这一切让墙壁似乎都变得透明,她的想象力穿过石砖壁纸,在广阔的天地翱翔。
但她的眼前只有漆黑。空气有种陈旧腐朽的潮味,与活水狂风给予的清新印象截然相反。很快,希塔里安意识到这里并非绝对黑暗,她开始适应微弱的光线,甚至环顾打量四周。
脚下是鲜红地毯,每一根纤维都柔韧可爱。金线时隐时现,绣出比走道壁画更繁复神圣的图案,工艺堪称一流,足以让希塔里安这样的半桶水织工自惭形秽。她注意到象征光明女神的红宝石太阳,还有盖亚的秘银百合花,以及无穷无尽的深蓝水晶星辰。露西亚、盖亚和奥托,她认出来。三位神明。
这些图腾并不孤单,在它们头顶,视野的尽头,有一幅更为辉煌宏大的艺术品。黑暗中的光线正来自于它。希塔里安抬起头,却看不清它的全貌,只能瞧见被立柱遮挡的边角。弯曲的拱券垂至墙壁,底面呈灰白色,以衬托镶嵌其中的珍珠、白玉、星光橄榄石、红宝石、蓝宝石和金绿猫眼石,还有各色绚丽金属。这些超乎想象的神秘产物共同组成一张价值连城的织锦。有了它们,大厅里甚至留不出安置吊灯的空当。
黑骑士点燃蜡烛。
除了装饰,大厅布设也极为奇特,起码希塔里安从未见过。跟随引人注目的红毯,她看到珠光宝气的七级台阶,终点处高大巍然的石刻王座,以及它在织锦和廊柱间投下的漫长阴影。两架镂刻精巧的铁台立在两侧,姿态舒展,线条深刻,高低落差极具艺术感,仿佛两棵层层绽开的玫瑰树。无数蜡烛插在细长棘刺上,流淌着白骨般的银色烛泪。
王位空空荡荡,无人落座。“这里是王宫么?”希塔里安忍不住小声问。
“安静。”她的领主命令。
她只好闭上嘴巴,跟他停下脚步。大厅没了声音,希塔里安才惊觉自己的话音有多突兀。这里有种更甚神殿的威严,蜡烛缓缓亮起,光线四处漫游,她觉得自己也渐渐变得矮小、卑微了,简直能钻过狭窄的廊道逃走。她大气也不敢喘。我似乎是国王陛下脚底的一粒尘埃,希塔里安心想,可我还从没见过他呢!
她不禁思考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应该不是『忏悔录』的梦,那样黑骑士会直接收回福音书。也不是和北方人威特克的重逢,虽然她确实摘下了他的面具。会不会与我的职业有关?希塔里安近些天接待过许多患者,成功地解决了失眠、焦虑、极度悲痛之类的症状。难道拜恩的国王也睡眠不足?她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但这都不足以成为她出现在王宫的理由。拜恩是无名者的王国,是无星之夜的根据地。这里的无名者成千上万,魔法也花样百出,轮不到希塔里安这个见习医师上台面。当不死者领主将她拖出梦境,飞过天空来到王宫露台时,希塔里安的尖叫声压根没停过。她信任拜恩的领主,但克服不了本能反应。脱离地面让她恐惧万分,好在只有一瞬间。
黑骑士告诉她,王宫内不得施展魔法。连领主也得遵守规矩,希塔里安可没资格例外。但他没说更多东西,以至于她一路上忐忑不安,生怕触犯法律。
嗜血法醫.第3季
在四叶城时,希塔里安被母亲教导过遇到贵族——尤其是威金斯家族时的应对方法。她需要立刻跪下,不能迟钝地与他们对视,不能拒绝对话,也不能在未得允许时开口。倘若违背,跟随在主人身边的骑士和卫兵就该拿鞭子抽打她的肩膀。
所幸,希塔里安从没当面遇到过贵族,更别提威金斯家族中人了,因此她见到黑骑士时把这些忘得一干二净,而露丝在床上睡得流口水。抽过她肩膀的只有父亲和被她偷走钱包的失主,不过希塔里安带着姐姐逃离了家,而偷窃被抓是她第一次动手,自那以后,希塔里安再也没被抓到过。
若非宫廷的威严唤起回忆,希塔里安这辈子都不会想起母亲传授的经验。幸好这里没人。
“这女孩是谁?”一个声音冒出来,教希塔里安打了个寒颤。她听过这个嗓音,但想不起来属于谁……
……直到主人露面。“可别告诉我,这是陛下流落在外的小公主。”水银领主款款走出阴影,站在台阶下。
片刻沉默。“你想多了。”亡灵骑士说,“希塔里安是个医师。”
“原来如此。”水银领主抚了抚面具上的羽毛,露出微笑。“你真贴心,我亲爱的兄弟。”这话的含义不言自明。希塔里安偷偷瞧了瞧这位领主,她受了伤?多半是看不出来的伤势,难怪会用到我。“不过有必要来这儿吗?要是我记得没错,上次你严词拒绝让我觐见陛下。”
“你也没遵命。”
“既然我们都有错,干嘛不互相体谅呢?”这位领主走到烛台边。不知怎的,她变得更高贵、更堂皇,希塔里安向她下跪的冲动也更强烈了。也许是因为水银领主的装束符合其地位的缘故。假如国王穿麻衣,有雕塑作比,我也许能认出来;但若乞丐披上华服,希塔里安就不敢肯定了。
黑骑士无动于衷。“我可没错。你的伤势会由希塔里安处理,拉梅塔,我劝你最好想清楚再行动。”
水银领主后退半步。她的动作稍微有些生硬,希塔里安一下子就觉得她没那么威严了。“那我得讨她欢心了。”她再次微笑,语气和蔼可亲,甚至有些俏皮。
“我敢说,讨人欢心不是你的天赋。”黑骑士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谁允许你进来的?务必说实话,拉梅塔。否则。”他的头盔缝隙闪过一道幽暗的蓝光。“我就把你吊在城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