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3tz扣人心弦的小說 九天仙緣-第三千二百九十七章 魔璽元陽分享-0qq35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在柳牵浪魔魂游游忆无限魔国景象片段中,最让他吃惊的是,原来姐姐柳娟手中的九龙焰火玉玉玺竟然是古老无限磅礴之宙阳部落的神阳!
……在藏尸江的上游,中游,尤其是在下游,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这条古老的浊河,三万年前也曾经是一条古老椰国一道绮丽的风景,大河两岸分布着无数的城池,依山旁水,每个城池都富得流油。
浊河浩瀚的河流上整日都是万帆攒动的景象。
逍遙逆天決 大漠白楊
逶迤回环的绵长河堤上,高高低低耸立着数不清的码头,每个码头都是充满人来人往的身影,昼夜不息。
但这一切都随着古老椰国的灭亡而结束了。
如今这条河里不在有任何生气,人们再也看不到一条活鱼,即便是一根水草也不再生长,昔日的清澈江流变得阴暗晦涩,到处怨气弥漫。
只有岸边残留的古老椰国的码头残垣,能够证明这条河也曾辉煌过。
谭天鹰,龙云山庄的庄主,古老椰国的皇族后裔,无忧太子,今天的护国公,不,三天后将是新椰国的开国之君了。
絕品護花狂少 趙天城
注视着柳娟等人消失在视线中,无忧太子虽然有些惊叹,想不到柳娟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
几个时辰前,不费吹灰之力,转眼之间就灭掉了五十万金甲武士。
看来自己还真小看她了,但无忧太子也只是有一丝惊讶而已。
无论对方多么强大,毕竟她们人单势孤,不比自己有成千上万殭尸神兵,况且自己经营多年。
重生之壯誌淩雲 伯爵的眼淚
眼下自己手里就攥着三颗王牌。
这每一颗都是柳娟致命的打击,一颗是古老椰国撞死在海誓盟山的曳灵阴魂。
在自己魔金环的淫威下,唯命是从,就她一个鬼爪在天空一抓,就能射杀无数的金甲武士。
魂武
有这样的后盾,何愁大事不成。
另一颗算是天上掉下来的巫尊,拥有着强横的法术,擅长施毒布阵,呼风唤雨,占卜古今未来,实在是如虎添翼。
最后的一颗王牌说是自己的,倒不如说是柳娟的弱点,无论她怎么强大,她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不够狠毒。
无忧太子凝视着藏尸江中月色下翻滚出来的一具具尸体,那尸体上泛着刺目的白色的辉光,十分的诡异。
来的时候无忧太子自认为看到古老椰国的亡魂的时候,一定会泪流满面的。
以至于想到这些,以前从来不敢来这里,尽管这里离盼水城不算很远。
絕世高手調教大宋 一把水
但无忧太子发现自己错了,自己一直想灭掉清柳国,绝非仅仅是为了为古老椰国亡魂复仇那么简单。
到底是为什么?为荣华富贵?为了唯我独尊,为了霸王天下?
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三日后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可就是新椰国的一国之君了。
可此时,无忧太子头脑中却是无限迷茫,甚至感觉不到一丝兴奋。
无限延长的藏尸江岸,偶或掀起一阵阴风,无忧太子颤抖了一下。
幹坤聖決之天脈至尊 天元
抬头看了一眼柳娟等人飞来的方向,那里是一片巍峨的群山,上面终年积雪堆积,永远是白皑皑的世界。
那里就是柳娟给自己找的坟墓吧,孩子别怪谭伯伯,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你死后谭伯伯一定举国哀悼,给你举办一次清柳国有史以来最盛大的葬礼,为你修一座衣冠冢,永世膜拜。无忧太子心里嘀咕着。
“呦!护国公,哦,不!新皇殿下,我猜你就会在这里。
平凡企圖
一般情况下,即将成就大业的人的前一夜,都会拜个族怀念点什么的!”
黑暗中蓦然飘来一个窈窕的女人,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无忧太子的身旁,风情万种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无忧太子,然后说道。
穿越網王之助教是女生 玖夜瀟
随着声音,一丝淡淡的千百荷的味道飘来,在无忧太子鼻息间不停的缠绕,虽然对这种味道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但无忧太子闻到时,心神还是为之一荡。
无忧太子侧目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讶然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婆娑的腰肢,妩媚的面容,一双灵动的双眸,闪着风情万种的诱惑。
无忧太子要不是看到她手里把玩的火龙龟,差点误以为自己碰到了仙女。
一阵冷风袭来,无忧太子瞬间清醒了过来,沉声说道:
“所有事事可都准备好了?”
公公真人没有回答,而是一声娇笑,闪动着美丽的睫毛说道:
“除了江山的大业,难道新皇殿下就不关心点别的,比如说我修炼成功了阴阳异体神功?
现在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女儿身了,以后不要再叫我公共真人了,我改名叫耶律央泽了,格格。”
公公真人花枝乱颤的说道。
“哈哈,哈哈。”
无忧太子大笑道:
“好!耶律央泽,我们还是说正事要紧,明日一举关乎生死,只可成功不可失败,一定让柳娟那个丫头交出清柳国传国九龙焰火玉玉玺!
大事得成之时,我答应你,将清柳国三分之一的宝物送给你!
我无忧太子是个信守承诺,重信重义之人,这些宝物算是对你多年帮助我的回报。”
“哦!新皇就是大方,不过我可听说巫尊圣人给你带来的不只是一千多个水族同胞,还有数不尽的财富噢!
尤其那个巫尊,还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儿!”
耶律央泽眼闪魅色的说道。
无忧太子眼中闪出一丝诧异,说道:
“什么事也瞒不过你,不过这件事我本来就没隐瞒过你,那日巫尊协同族人一起前来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场吗?
不过,你是怎么看到巫尊面容的,我倒是很是奇怪。
不妨直言,到现在为止,巫尊长什么样,我都不曾看见,因为她身际总是包裹着一层淡紫色的烟雾,而且脸上蒙着面纱,从来没见她摘下来过。”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倒是有一个让你想不到的好消息告诉你!”
耶律央泽神秘的说道。
“好消息,难道是那个柳丫头主动交出九龙焰火玉玉玺不成!”
魔道極尊
无忧太子打趣道。
“格格,你还真说着了,的确如此,我一路找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个,你说怎么着,我正在布置人马之际,手下来报。
说整个盼水城大街小巷仅仅一柱香的时间便贴满了皇榜告示,你看。”
说着话,耶律央泽递给无忧太子一个卷着的皇榜告示。
无忧太子眼闪兴奋之色,匆忙打开,只见上面端端正正写着:
奇香皇后无力秉承清柳国江山大业,于清柳国国历三万两千一百九十年霜月廿日正式交出传国九龙焰火玉玉玺,传位于护国公,清柳国武林盟主无忧太子。
新皇登基之时,便是奇香皇后天火葬之日,钦此!
看完正文,无忧太子的视线迅速移到皇榜的右下角,那里正闪烁着嫣红的印痕,“皇柳恒昌”四个遒劲的大字立刻呈现在眼前。
不错,这四个字正是九龙焰火玉玉玺上的字迹。
无忧太子双手不由的有些颤抖,刚才还感觉不到即将胜利的喜悦,但现在,无忧天子有些抓狂。
抱起耶律央泽狂转了数圈,听到她格格的笑声后方才震惊下来,猛然扔下耶律央泽笑道:
“还请国师勿怪,刚才实在是激动,失礼了!”
耶律央泽,理了一下肩头垂落的发缕,娇声说道:
“只要新皇殿下高兴,奴家倒是没什么。”
说完,脸上竟然罩上了一层红晕。
无忧太子又审视了一会儿皇榜,抬头,视线投向了茫茫天宇,良久后自语道:
“她真的愿意交出九龙焰火玉玉玺,而自己甘愿领受天火葬?
她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会是为了清柳国的子民!
怎么会,她不也是生生杀死了五十万金甲武士吗?
她的实力如此强大,本来可以和我们较量一番的,为什么选择了放弃!?”
闻言,耶律央泽精心梳理着发缕,眸中迷茫,似乎也在思索。
“是骗局!”
“一定有埋伏!”
两个人思索了一阵,不约而同的说出了上面的话。
然后相视一眼,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先后闪电般射入了昏暗的月色之中。
已是深夜时分,寝宫内一片漆黑,但柳娟独自一人在这无边的黑暗中默默地坐着,丝毫没有任何睡意。
但她的手中正捧着一团殷红的色彩,似一团火焰在燃烧,在跳动。
这团火焰正是那个无忧太子,自己的谭伯伯,现在所谓的爹爹一直逡巡的清柳国三万多年传承的九龙焰火玉玉玺。
柳娟轻轻地抚摸着,每抚摸一下,就滴下一滴翠色的泪滴,落在玉玺上,溅到阴魄衣上,引得那九千九百九十九颗星华宝石闪烁出莹莹的辉光。
柳娟计算着,转眼来到这清柳国已经三年半了,这段时间虽然屡受陆族十方之国,龙姓贵族,无忧太子的叛乱干扰。
但自己在四香王,芸相国,神都五郎,右丞相方正的辅佐下,多少还是为清柳国做点事的,回想起来不知可对得起这块玉玺。
自己真的不想再坚持下去了,如果一味坚持下去,作为龙姓族人皇后的身份执政,定然继续受到达官贵人的反叛。
那样自己不但不能带给清柳国国泰民安的局面,而且还要背上祸国殃民,妖后弄权的罪名。
如此一来,天下会更加混乱,黎民百姓会更加痛苦不安。
与其如此,不如把这九龙焰火玉玉玺主动交给无忧太子,如他所说,重整天下,不伤一民,万代永昌!
又一颗翠色眼泪溅在了九龙焰火玉玉玺上,那颗眼泪在焰火玉上凝成一个原点,妖异的闪了几下,慢慢进入到焰火玉玉体之内。
明天,明天交出九龙焰火玉玉玺的时候,也是承受天火葬的时候,从此之后,自己就了却了一切红尘记忆。
进入到寒天雪域之内,过着孤魂飘零的日子了,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是万年,还是亿年。
但无论结果如何,自己只有这么做,也许小时候梦境中的师傅说得对,自己是什么翠魂鬼后。
唉!柳娟叹了一口气,不再思索。
专心的抚摸着九龙焰火玉玉玺,翠色的眼泪依旧不停地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