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kn4精华都市小说 我和雙胞胎老婆討論-第1467章 咒術相伴-gnaow

我和雙胞胎老婆
小說推薦我和雙胞胎老婆
越靠近于家,打铁的声音越响了,渐渐的三个书生终于是看清了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正在四处乱飞,一会上天,一会入地,而他却不是自主的,而是被一个人影在后边踢的,就如同是踢球一般,这么超高速的踢球,他们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都瞪大了眼睛。
而且很快他们就发现了更加惊恐的惊恐,他们认出了那个球,那个巨大的身影,那不是五毒教的泰山吗?他们莽山和五毒教没有少发生摩擦,这个泰山就是五毒教的人形兵器,折在这个泰山手上的人也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他们四大才子自问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没想到泰山也有今天。
我要做明君 兩只兔子
三个书生心中都很解气,直到他们看清那个追着泰山踢的年轻人,他们彻底的呆了,那不正是于晨晨的同学吗?果然是个猛人啊,连泰山这种五毒教的人形兵器在他手上都只有挨踢的份,这时他们也看到了五毒教的少主,五毒教的少主此时脸都有些绿了,可想而知是气成什么样了。
陛下寵上癮:皇家小福晉 蘭朵朵
美漫黑魔王
看到五毒教少主的样子,三个书生心中说不出来的痛快,太爽了,他们可没有见到过五毒教少主被气成这样的时候。
苏伟峰最后一脚,直接将泰山射向了五毒教少主,五毒教少主身形一晃,躲了开来,此时苏伟峰也停下了脚步,没有再追击泰山,又回到了于晨晨等人的身旁。
这回众人才看清,泰山此时已经快没有人行了,身上到处都是凹陷的脚印,头上也瘪了一大块,看上去惨不忍睹,好在泰山是个傀儡,要是真正的人类被打成这样,估计都得吐了。
“小兄弟果然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我就说你一定会镇压五毒教这些败类的。”鬼面书生大笑着道,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地方隐藏了,索性就走了出来,看到苏伟峰的战力之后他们也有信心了。
“你是莽山的人?”五毒教少主阴沉着脸看着苏伟峰道。
“我只是于晨晨的同学,但是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都没有兴趣,谁敢打于晨晨的主意,我不介意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苏伟峰霸气的说道。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们对于于姑娘没有一点的恶意,只不过是不想让五毒教的人得手,我们是准备将于姑娘带回去收为徒弟的,以于姑娘的天赋,只要我们教导一定能够成为年轻一辈的精英。”鬼面书生立刻说道,脸上满是笑意。
于晨晨翻了个白眼,这四大书生来抓自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和善的,现在就好像变了个人,这脸色变的还真是快呢。
鬼面书生见到于晨晨的表情也很尴尬,现在他是向苏伟峰示好呢,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虽然不知道苏伟峰的出处,但就凭这个年轻人自己,就是个狠角色,绝对不能得罪,只能交好。
苏伟峰并没有搭理这几个书生,在他看来这些人没有什么好东西,这几个有没有打于晨晨的主意他也没有办法去调查,现在他的目标就是这五毒教的少主,无论如何也得解决了这个大患,不然于晨晨的危机就不算是解除。
重生農女巧當家 YJ紫霞仙子
“这么说你和这几个莽山的酸书生不是一起的了?”五毒教少主阴笑着道。
“不认识。”苏伟峰笑着随口说道。
競芳菲
三个书生顿时尴尬了起来,他们可没有信心单独面对五毒教的少主,要是这个年轻人不帮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是五毒教少主的对手啊。
“那你们就去死吧,米多苏尼安波多里西……”五毒教少主伸手一指那几个书生,口中念出了一连串晦涩难懂的话语,这要是别人苏伟峰都得以为是神经病了,不过这五毒教少主显然不会是神经病的。
穿越三國之龍霸天下
“不好,是咒术。”鬼面书生一下就反应过来,向着五毒教少主就冲了过去,他知道这咒术已经施展出来,是没有办法躲避的,只有打断五毒教少主的施咒,才能够解开咒术。
不死书生和黑手书生见鬼面书生动了,也反应了过来向着五毒教少主冲了过去,只不过三个人还没有到五毒教少主的身边,身子就软倒在地,脸上冒着绿光,如同是中毒了一般,整个人都冒着死气。
老婆是武林盟主 黑夜de白羊
鬼面书生这个后悔,自己只不过是想要来看看情况,没想到把自己都搭上了,向着看来夺命是多么的幸运,要是他没有被重伤,那么现在在这里的还要多一个夺命了。
“刚刚那是什么?他们是中毒了吗?怎么好像是念经一样。”吴用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个书生,脸色苍白,这种看不着摸不着的东西更加的恐怖。
“好像是咒语吧,看电视中密宗都是有咒语的,像是什么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之类的,这个五毒教少主竟然会咒语,这下坏了。”陈家亮声音干涩的说道,这个五毒教少主就好像是一个魔鬼一般,人类哪会什么咒语,最多也就是像疯子一样身体强大,力量强大,这靠嘴就能把人说道,这算什么。
不只是陈家亮,于晨晨也惊慌不已,她之前就听说过五毒教少主会言咒了,她那时还似懂非懂,就像听说五毒教少主会精神攻击一样,都不明白,就是觉得很神秘,很强大,现在是亲眼所见,这种震撼之感就直观的多了。
“我听说过这个五毒教少主会精神攻击,还有言咒等等法术,这个到底是什么?”于晨晨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
苏伟峰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他也在思考着,这到底是什么法术,是功法的一种吗?他感觉到了一股真气波动,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种明明知道有事情发生了,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的感觉真的非常的不好。
軍長的法醫嬌妻 舞非
“哈哈哈哈,身体强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只蠢牛而已,我有的是办法杀你,就像这几个废物一样。”五毒教少主大笑着道,眼睛看向苏伟峰充满了嘲讽之色,他是故意用咒术对付这几个书生,就是要震慑苏伟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