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w61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 愛下-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後遺之症推薦-4pgvy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醒醒,孟区长,醒醒啊。”
从一离开擂台开始,齐雪贞就不停的在捏着孟绍原的耳朵,然后扇他的巴掌,不断的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可孟绍原始终都在昏迷着。
“先上车,离开这个地方。”
尽管吴静怡不知道齐雪贞在做什么,可还是当机立断下达了这个命令。
外面的欢呼声还在一浪高过一浪。
但吴静怡管不了这些了。
重生古琴遺音
在这里每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邪性老公,別撩!
一上轿车,齐雪贞还在不断的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到底是怎么回事?”吴静怡沉着脸问道。
“孟区长,对自己使用了自我催眠。”
齐雪贞慌张地说道:“这是短暂的自我催眠,他在心理上麻醉自己,告诉自己不怕疼,再大的伤也不怕。”
“他真的感觉不到疼痛?”
“依旧能够感觉到,和正常人受到伤害后的疼痛感完全一样。”齐雪贞解释道:“但他的心理上,认为这种疼痛感自己能够忍受。”
所以,孟绍原能够七次被打倒,然后七次站起来。
他用强烈的心理暗示在告诉自己,自己是一个铁人,打不死的铁人。
但他承受的痛苦一点都没有因此而减少。
“长官玩命起来,是真的在玩命啊。”
坐在副驾驶的李之锋喃喃说道。
他从来也都没有想到,之前一贯表现的非常怕死的孟长官,真到了该他拼命的时候,完全不会手软。
吴静怡在乎的却不是这个:“你刚才的动作?”
“是孟区长让我这么做的。他之前对着镜子捏耳垂,扇自己的巴掌,都是一种自我暗示动作,孟区长教我心理学的时候很明确的告诉我,任何的催眠都需要一个动作来暗示对方。”
齐雪贞的语气变得急促起来:“而当需要唤醒对方的时候,也要靠这个动作来配合。捏耳垂是一步,他为了确保万一,还使用了扇自己巴掌的动作。
他特别交代过我,我是他的学生,也是负责唤醒他的人,必须在擂台一结束之后,立刻对他进行唤醒,否则……”
“否则怎么样?”吴静怡急忙追问。
“催眠术是心理学的一种,对治疗一些心理疾病很有效果,但必须要及时唤醒。孟区长的自我催眠时间并不能维持得太长,一旦无法及时唤醒……”
齐雪贞的话里已经带着哭腔了:
“轻症状患者,却终生带有记忆力减退、睡眠浅、注意力无法集中的症状。重症患者,有可能变成,变成……白痴!”
吴静怡一下就傻了。
孟少爷有可能变成白痴?
那个靠脑子吃饭,坏主意一个接一个的孟少爷,会变成白痴?
谁能够想象,谁能够承担这样可怕的后果?
“我想。”
李之锋忽然说道:“是不是扇巴掌的力度太轻了?”
吴静怡似乎一下看到了希望:“唤醒他需不需要什么技巧?”
終極進化
“我也只学到了皮毛,孟区长告诉我只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就行了。”
孟绍原的脑袋枕在了齐雪贞的大腿上,两只脚搁在了吴静怡的腿上。
吴静怡放下了他的脚,凑近,先摸了摸孟绍原的耳垂,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一个巴掌扇了上去:
“醒过来!”
醒过来,孟绍原!
奇迹,似乎在这一瞬间发生了。
孟绍原的身子动了一下,接着又动了一下。
然后,他缓缓的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看了吴静怡一眼。
齐雪贞一声欢呼:
“孟区长,你终于醒了。”
吴静怡松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可是,孟绍原却忽然傻傻一笑:
“姐姐。”
……
日本人的攻击,居然被格蕾西用这样的方式轻松的击退了。
與凰為謀
这是所有人根本没有想到的。
无论是赵云,还是张辽,看格蕾西时候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怪不得孟区长在离开的时候,特别嘱咐了由这个外国女人镇守总部。
报警?
真亏她想得出来。
外面骤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吴静怡率先走了进来,脸沉如水:
“一会发生的事情,无论是谁泄露星点,格杀勿论!”
就连之前一直稳坐在那里的张辽,也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这是怎么了啊?
李之锋和吕成田抬着一副担架走了进来。
齐雪贞紧跟着担架。
担架上的那个人,嘴里一直在叫着“疼、姐姐、我疼死了。”
他的一只手……
我靠!
紧紧的抓在了齐雪贞的左胸!
齐雪贞非但就这么任凭他抓着,反而还握着他的那只手,还在一个劲的安慰他:
“一会就不疼了,一会就不疼了。”
孟绍原?
孟区长!
担架上的这个人,竟然是军统局上海区区长孟绍原!
歡喜如初
赵云急忙问道:“怎么了?”
“立刻去找全上海最好的大夫来。”吴静怡根本来不及解释:“伤科的,治脑子的,中医西医,全部给我找来!记得,就说是祝老板生病了。”
治脑子的?
那是什么科的?
赵云也没多问,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还忍不住问了声:
“咱们擂台,赢了,输了?”
“赢了。”
吴静怡的声音有些低沉,可当她的目光落到一直叫疼的孟绍原身上,语气却又忽然变得坚定起来:
“孟绍原,打赢了!”
……
“身上的伤有几处比较重,但没有危及生命的,仔细调养,很快就会好的,也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詹姆斯医生随即说道:
“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这种病症,一般是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刺激,或者脑部遭到外力沉重打击才会造成的。”
“詹姆斯医生,有治疗的办法吗?”
“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
“好的,谢谢你,詹姆斯医生,这是你的出诊费。”
“天啊,这么多?”
“一点谢意,同时我还有一点要求。”
吴静怡平静地说道:“今天出诊的事,你必须严格保密,如果泄露出去,我们一定会来找你的。”
“我知道,为患者保守秘密是我们的职责。”
……
“祝老板此症,似乎是疯魔之症,古籍记载……”
“不要古籍,马大夫,你是有名的中医,就告诉我有没有治?”
七芒星—魔法亂舞
“遗憾,遗憾,老夫才疏学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