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7ur精品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羣臣催朕選妃 (祝各位2021吉祥)熱推-n8abx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燕京,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硕大的城市,里面人口密集,南来北往的商旅将这里填充的密密麻麻,一些富户纷纷成为燕京的百姓,当然也就滋生了各种各样的行业,在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城池,不管大小,青楼都会存在的。毕竟,这个时代是男权的时代,朝廷也没有禁止这个行业的出现。
燕京八大青楼背后各自站着自己的金主,这些金主到底是谁,也只有一些特定的人才知道,不过,最近,燕京又出现了一家青楼,叫做日月楼,规模十分庞大,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日月楼内,不仅仅聚集了南北佳丽,甚至连扶桑、高句丽的美女都有,丝毫不逊色于其他的八大青楼。
日月楼的主人就是前不久才从洛阳迁移到燕京的荣镇川,他也是一个善于钻营的人,来到燕京,凭借自己的手段,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并且从八大青楼还挖了不少的台柱子,才有了如今的规模。
原本有些成就的他还是很自豪的,但最近几日,他心里不高兴了,甚至还惴惴不安。因为周老方落入了大夏手中,作为五类魔的周老方也是他的得力属下,现在被捕,就有可能将自己招供出来。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依照大夏的手段,未必不能找到自己。
“教主,周老方也没有见过教主真正的相貌,想来就算招出来什么,也没有关系的。”沙芳在一边劝解道。她心中也有些担心,周老方是没有见过荣镇川的真正面目,但见过她沙芳。
“我担心的不是周老方,而是武士彟、柴绍这两个人。”荣镇川摇摇头,说道:“这次的行动,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们,而是直接将周老方卖掉了,今日卖掉了周老方,来日未必不会卖了我们。这才是最重要的。”
沙芳面色一变,相比较周老方,柴绍和武士彟两人才是最大的威胁,大明尊教的底细,这两人知道的一清二楚,想到这里,沙芳后背都凉了。
“早知道今日,我们就不应该跟在他们后面。李唐已经消失这么长时间了,大夏如日中天,如同烈火烹油,想要光复大唐是何等的困难。”沙芳有些后悔了。
“是啊!我也有些后悔了,实际上,这次来燕京,就是为了躲开他们,现在看来,正是因为我们来燕京了,对方就想将我们抛出来。”荣镇川在沙芳面前透露出自己的心声。
“那现在该怎么办?一旦周老方招供了,我们当中许多人都会倒霉。”沙芳胆战心惊。
“那就杀了他。”荣镇川双目中厉芒一闪而过,只有死人才会饱受秘密,杀一个周老方并不困难,困难就在于如何不被大夏发现,还有就是如何应付柴绍等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沙芳点点头,她在盘算着如何解决此事,一边的荣镇川却又问道:“现在宫中的情况怎么样?荣溪那边有什么动静,这么长时间了,难道皇帝陛下真的能忍受的住?”
沙芳瞟了荣镇川一眼,不屑的说道:“陛下身边美女无数,听说陛下对宫中女子,都是雨露均沾,想要轮到她们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不过既然有了封号,应该会有机会的。”
“我听说,朝中许多大臣们都准备请天子遴选秀女了。等到新的秀女进宫,事情就更加的困难了。宫中必须要有我们的人,这样,才能保护我们。”荣镇川摇摇头。
“陛下宫中那么多人,现在还要选女人?”沙芳有些不满了。
“你知道什么,这些人表面上是秀女,实际上,都是世家大族的女儿。”荣镇川不屑的说道:“这些世家大族。企图用这种方式搭上天子的船,这样可以继续保存世家的名望和地位。历代王朝都是这么干的。大夏也不例外。”
“大夏皇帝会同意吗?现在连一个人都知道,大夏皇帝不喜欢世家大族,就算是有女人进宫,大夏皇帝恐怕也不会让这些人亲近自己吧!”沙芳有些不屑。
“皇帝也是人,尤其是大夏皇帝,他更喜欢的是美貌女子,都喜欢新鲜的女人,李煜还很年轻,身强力壮,对于这些女子更是上心。更何况,世家需要巴结天子,而天子也是需要用一下世家的。毕竟在这个年代,世家大族还是有他的作用,那些当官的都是世家大族出身,难道皇帝能让这些世家大族尽数下野不成?”荣镇川摇摇头,言语之中略带讥讽。
“还真是一个讽刺。”沙芳感到一阵疲惫,在江湖上打打杀杀,沙芳都感觉到疲惫,但这个时候,她感觉了政治上的肮脏,世家大族和天子之间,相互争斗,然后又相互依存。
“在朝廷之上不都是如此吗?我们杀人见血,他们杀人不见血,比我们更加的恐怖,看看柴绍、武士彟,这些人出卖人的时候,毫不犹豫,根本不顾忌以往的情分。”荣镇川捏紧了拳头,到现在,他对柴绍和武士彟两人还是十分反感,他认为这就是一种背叛。实际上他忘记了自己也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情。
“现在我们一切都要小心,日月楼的事情,你也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能不暴露就不要暴露,低调一些是没有错误的,大夏的凤卫十分厉害,尤其是在燕京,更是如此。”沙芳心有余悸,她现在都不敢出去,每次出去的时候,都好像能感觉到自己的周围都是大夏的密探,都在盯着自己。
“这个自然。”荣镇川点点头,他心中甚至想着就这样沉浸下去,能洗白上岸就是最好了。至于以往的雄心壮志,随着这次的出卖,消失的无影无踪,和自己合作的都是狠人,和他们合作,就是与虎谋皮,荣镇川认为自己还没有强大到那种地步。
“现在的大夏如日中天,如日当头,谁也不敢放肆,锦官城的叛乱,两个时辰就被平定了,李氏余孽脑袋被送到燕京,民心在大夏,大明尊教还是潜伏的好。”沙芳感叹道:“可笑的是,柴绍和武士彟两人不识天时,妄图叛逆,日后必定会不得好死。”
“哼,惹急了,我就向天子举报,左右我也没有犯什么大的错误,想来陛下仁慈,是不会将我们怎么样的。”荣镇川恼羞成怒。他现在已经很担心了,担心的是大夏凤卫会顺着周老方的痕迹找到自己头上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沙芳听了有些意动。大明尊教虽然也做了不少坏事,可都是在前朝,乱世之中,大家都是那么干的,相信天子也不会找自己的麻烦。
而实际上,正是如同荣镇川所猜测的那样,一道奏章从礼部的一个小官员手中,送到了崇文殿。
“奏请天子纳妃疏?”岑文本看着手中的奏章,面色阴晴不定。
“邹元成,此人是什么来历?”岑文本皱了皱眉头,这封奏章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天子还需要遴选秀女?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大夏皇帝身边的美女也不知道有多少,哪里缺少美女,这个时候选秀在岑文本看来,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应该是出自曲阜邹氏,算是一个豪族。”范瑾回想了片刻,才想到这么一个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虽然也是豪族出身,但在燕京,在大夏朝廷中,这样的出身还真的不算什么,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居然提出这样的事情来,让范瑾有些啧啧称奇。
“一个小小的郎中,就敢提出这样的建议,让人惊讶啊!”凌敬轻笑道。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现在天下初定,正是朝廷施恩的时候,陛下若是选秀,不正是告诉百姓,这天下太平着呢!看看陛下,还有时间与民同乐了。”虞世南笑眯眯的说道:“下官倒是认为这这个邹元成的建议很不错。这件事情还真是我们这些做宰辅们的遗漏,朝廷难道不应该趁机安定人心吗?”
“陛下定鼎天下,开创大夏盛世,只是这大夏宗室实在是少了一些,辽东李氏虽然也是宗室,只是诸位认为这个宗室是不是有些怪异了。”王珪忽然出言说道:“陛下治理天下,不仅仅是需要使得天下稳定,也是需要绵延子嗣,开枝散叶,诸位大人认为呢?”
“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啊!毕竟这宫中娘娘也有不少,而且选秀的话,规模太大,容易引起民间的混乱啊!”范瑾有些迟疑道:“而且,这皇子多了,就代表着问题也多啊!”
大殿内,众人面色一紧,范瑾的话才是最关键的,前段时间,朝中有人再次请立太子,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夺嫡之争的苗头了,李煜的子嗣很多,而作为开国之君,对继任者要求很高,最后何人能夺取太子之位,都是一个未知数。但一旦皇子多了,就意味着最后斗争很激烈,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会卷进去。
自古以来,皇位的争夺都是很残酷的,在现场多是从龙之臣,都是勋贵,不管那个时候,自己还在不在世,后世子孙都会卷入其中,稍不留意,就有灭族之祸。
“不管怎么样,现在大夏需要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选取秀女就是一种手段,诸位认为呢?”虞世南显得十分平静。皇子多了虽然是一个麻烦,但同样的,也是一个机会了。就现在这么多的皇子之中,秦王的机会很大,一旦皇子多了,局势才会乱起来,任何都有机会。
“岑阁老,你说呢?”范瑾冷哼了一声,虞世南的想法他是知道的,他心中十分不屑,只是不屑也没有办法,作为次辅,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多少的发言权。
“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能做主的,还是需要禀报陛下的。”岑文本哈哈一笑,这件事情看上去崇文殿就可以定下来,可是涉及到天子的,就没有小事,他站起身来,将奏折放在手中,说道:“正好,下官有些事情要禀报陛下。”说着就告辞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范大人,这,这算是怎么回事啊?”虞世南有些不解。
“相信阁老有要事吧!我们等等吧!等等!”范瑾摸了胡须,笑眯眯的说道,然后自己就找了一本书,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看了起来。虞世南等人也只能叹了口气,坐在各自的办公桌后面,各自处理政事,只是心中却是在想着这个时候岑文本在天子面前说着什么,哪里有心思处理政事。
“臣拜见陛下。”御书房,李煜握着李景睿的小手正在一笔一划的练字,李煜的字逐渐向铁画银钩方向转变,字迹之中,多了一些杀伐之气。
“岑先生来了。”李煜头也不抬,就吩咐道:“高湛,赐坐,上茶。先生等会,再写几个字。”
岑文本自然是不着急,反而不紧不慢的上前,打量着李煜的字,摸着胡须说道:“陛下的字大开大合,充斥着霸气,让人望之生畏。”
“先生说笑了。”李煜口中虽然说着,但实际上,心中却十分得意,他以前写的是馆阁体,字迹分明,但多了一些匠气,算不得上等,最近几年当了皇帝之后,才有所改变。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日后跟几位先生多学学,几位先生的字比你父皇好。”半响之后,李煜拍了一下李景睿的小脑袋,让他退了下去。
“儿臣告退。”李景睿先向李煜行礼之后,又向岑文本行了一礼,这才退了下去。
“陛下,这秦王的字可是大有进步啊!”岑文本也还了一礼,然后看了书桌上的白纸一眼,见李景睿的笔迹虽然还有一些稚嫩,但已经显出有一定的功底了。
“都是你们几个先生教的好,朕平日里忙着打仗,也没有时间教他,若不是你们几个人,也的进步也不会如此之快的。”李煜指着对面的凳子说道:“先生坐吧!”
“先生这个时候,不在崇文殿,来见朕,恐怕是有事情吧!”李煜摆了摆手,让高湛退了下去,岑文本这个时候来见自己,肯定有要事,甚至可能有大事。
“陛下,今日崇文殿收到礼部一个官员呈上来一本奏折,臣等不敢做主,故而请示陛下。”岑文本将手中的奏折呈了上去,脸上仍然是一片谦逊之色。
“能让几位先生都不敢拿主意的奏折,朕倒很是好奇。”李煜将奏折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忍不住笑道:“自古都是臣子劝说天子,不要亲近女色的,就是先生也曾经告诫过朕,不要因为女色而忘记国事,现在好了,居然有人建议朕要纳妃,而且还要多纳有些,要延续大夏血脉。有些意思。”
“这大概是臣子们认为陛下一个人赤手空拳打下了江山,宗室太少,故而请陛下多绵延子嗣,以护卫大夏江山。”岑文本解释道。
“先生也是这么认为的?”李煜收了奏折,盯着岑文本好奇的询问道。
“臣是如何理解的并不知道,关键是陛下心中是怎么想的。”岑文本忽然说道:“说句大不敬的话,就算宫中美女无数又算如何?难道能动摇陛下之心不成?所以臣并不是这么认为的。陛下乃是明君,在国事和女色之间,自然懂得取舍,所以臣劝不劝都是这个必要。”
李煜点点头,在一开始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对这方面是有着特殊的嗜好,但现在不一样了,繁重的国事,加上宫中国色天香,李煜反而变的保守起来。
“先生认为这件事情当如何解决?”李煜将奏折丢在一边。
“这个叫做邹元成的官员出身曲阜邹氏,勉强算的上是一个豪族,臣认为,在这件事情的背后,不仅仅是一个邹氏,而是代表着无数个邹氏。”岑文本解释道:“自从巴蜀叛乱两个时辰就解决战斗之后,臣断定,天下的世家大族已经变了模样。以前,他们想回到前朝时期,自认为和前朝一样,天下世家一起起兵,推翻我大夏,巴蜀只是一个引子而已,可到了后来才发现,大夏就是大夏,不是前朝可以比拟的,所以他们就老实了,就换了一个方式。”
“用联姻的方式,讨好朕,或者说,加强和大夏朝廷之间的联系,从而进入朝堂之上,继续恢复世家大族的荣光?”李煜接过话来。
“圣明莫过于陛下。”岑文本不经意间拍了一个马屁,然后又说道:“他们认为,朝廷是需要这些世家大族的,而世家大族也是需要朝廷,对抗是解决不了问题,双方相互妥协,才能长远的发展下去,才能给大夏带来辉煌。”
漠然无言 舞武
“呵呵,真是好算计,认为朕一定会答应。毕竟,大夏也是需要有一个安定的环境,恢复生产。这些都离不开那些世家大族的支持。”李煜一阵冷笑。
岑文本不敢继续说下去,接下来,就看李煜自己的取舍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