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jtt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一百六十章 別站在這骯髒之上分享-bd4px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括并没有能对杨端和的问题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他说:这个问题,你应该去询问这些士卒。
突兀
赵括看着舆图,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刚刚来到这里的菜鸟,起码在制定行军路线的时候,是不会再需要旁人来相助了,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将军中的年轻将领们聚集了过来,询问他们的看法。这次救援韩国,看似轻松,而赵括完全不敢松懈,毕竟他还是对上了白起这位可怕的对手。
在先前的战争里,依靠着廉颇,魏无忌的相助,又有超出对方数量的赵人全力奋战,这才勉强将白起击退,甚至还不是击破,双方的伤亡差距并不大,而白起还是进攻方,这就已经能让赵括看出自己与白起的巨大差距,若不是白起的士卒要留守长平,自己还得分兵进攻,只怕赵括早就被他杀死了。
另外,如是算上被白起歼灭的魏国大军…那赵魏联军就是惨败了..毕竟,魏军被打的全军覆灭。
白起,大概是这个时代最为杰出的将领,是如今将领的天花板。赵括在战后,收集了很多关于白起的资料,他的战绩,他的打法,因为他知道,自己迟早还会与这位对手再次交手,自己想要挡住他,就必须要了解他,可是,越是了解,赵括就越是惊惧。白起初次被委以重任,就靠着远比对方要少的兵力,愣是全歼对方,斩杀了韩魏二十四万大军。
他三次攻打楚国,三次全胜,大概是斩杀了楚国三十五万人,他进攻魏国和韩国,差不多也是杀了二三十万人,攻打赵国,斩杀了三十多万,攻下的城池有七十多座,未曾尝过一次失败…也不能说白起是依靠秦国强大的国力才如此强势,因为秦国也有除了他之外的名将,可是这些名将的斩获完全不能与他媲美的。
嬌蠻女鬥冷酷男 柔情如海
只能说,秦国的制度,造就了一个可怕的战争机器,或者说,一个最适合秦国的将军,正好在秦国。
白起的打法迅猛,他不喜欢对峙,常常是通过逼迫对方运动,然后找出破绽,包围歼灭,直捣黄龙,他的计算能力,或者说逻辑思维能力非常的惊人,在部署战术的时候,他能算出对方的下一步的打算,提前做好部署。廉颇告诉赵括,在伊阙之战,白起以十万的兵力对战韩魏二十四万大军,他以不足一半的兵力进攻,还全歼。
他提前预估了对方的逃跑路险,派兵扼守要点,完全不怕敌人临死反扑,这是何等的自信,是何等的算计能力?
廉颇对他的这位对手,也是很敬佩。
天啟之門
赵括很担心,可是他麾下的这些年轻将领,是半点都不怕的,他们相信,跟随赵括就能生擒白起。赵布起身,上言道:“请发兵函谷关,逼迫白起回军,我们半道设伏…”,赵括呆滞了许久,方才让他坐下,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正要开口,就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将军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乐间,而站在周围的学子们当中的乐叔,眼前一亮,正要说些什么,又停住了,乐间也没有再去看自己的儿子,就仿佛没有注意到他,赵括急忙起身,想要让他坐在上位,乐间不肯,便坐在了他的身边,如今的赵国,可谓是人才济济,李牧在云中,操练士卒,抵御胡人。司马尚在雁门,与李牧一样,而田约在代郡练兵,廉颇在邯郸练兵…
乐间爵位为上卿,可是没有地方可以让他操练兵马,故而被赵王派来帮助赵括,赵王的意思,是让他来担任赵括的副手,他还有些担心,乐间会不会不愿,若是乐间恼怒,可以让两人各自带上一万精锐,不分上下,可是赵王也没有想到,乐间答应了,答应的很利索,他愿意听从赵括的命令。
麾下总算是有一位可以信任的将军了,赵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这才看向了赵布,没有回答他的建议,反而是问道:“秦国为什么要出兵韩国呢?”,赵布一愣,有些疑惑的询问道:“这与我们的战事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是有关系的,我听闻,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政治?什么是政治呢?”,赵布继续问道,而周围的将领们也是面面相觑,只有乐间,眼里闪烁着别样的色彩,聚精会神的盯着赵括,而周围的学子们,都是踮起了脚尖,杨端和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该拿起竹简了,他正要去找,就看到一旁的韩非举起了笔,凝视着面前的赵括。
杨端和一愣…真不愧是大师兄啊…
赵括思索了片刻,方才认真的说道:“政治,便是一个国家的战略,是一个国家想要达到的目的,说起来是很繁琐的,秦国出兵韩国,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给秦王复仇?还是为了别的什么?”,赵括询问道,乐间忽然开口回答道:“他们的目的是楚国。”
“对,他们出兵韩国的目的,是为了瓦解同盟,主要是对付楚国,如果楚国不出兵救助,联盟就会瓦解,如果楚国出兵了,那他们就要给楚国巨大的打击…那么,如今楚国出兵了,他们会选择怎么去打击楚国呢?”
“全歼项先的精锐,或者,出兵攻打楚国的城池。”
回答的还是乐间,赵括点了点头,这才看着众人,说道:“我们要做的,就是避免项先被歼灭,逼迫秦国无法达到自己的战略意图,只要能达成,我们就算是胜利了,如果不能达到,无论杀死多少人,我们都是战败的,这就是战争。不过,我并不希望造成大量的士卒伤亡,最好,我们能避免交战,来让白起退兵….”
能够意识到这些的人,或许并不少,可是能将他们总结起来,形成一个体系的,就只有赵括一个人。在此刻,诸弟子们才想起来,自己是来赵括学习兵法的,这就是马服君的兵法吗?破坏敌人的战略?达到自己的战略?他们似懂非懂,乐间的眼里却只是赞许,时不时的点着头。
很快,他与赵括就制定了一个出兵的方略,因为长平之战的缘故,秦国占领了上党,而野王早就被白起拿下,故而赵国与韩国是被秦国隔开的,出兵的道路有两种,通过上党和通过野王,而乐间建议,还是从上党赶往新郑,虽然路途可能会更远,但是从这里走,能减少被伏击的几率,因为野王这条道路,是会遭遇到河内秦人的。
上党刚刚被秦人攻占,如今还没有迁徙来多少的秦人,上党郡尉能征召的军队,也不会太多,可是河内就不同了,先前跟随白起作战的十几万秦壮,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河内,如今他们就在河内耕作,若是赵括带领军队从他们身边经过,这些农民可就随时能变身为精锐秦武士,这两万精锐就不可能活着赶到韩国了。
上党的道路不太平坦,可野王那里就是平原了,在平原上,要是秦国战车出动….就是骚扰也能让赵军崩溃。
赵括认真的与乐间谈论起如何对付白起的办法,而站在他们身旁的几个秦国弟子,此刻就更加尴尬了,尤其是杨端和,他觉得自己应该走出去,可是又不想错过老师的教导,可又害怕老师会怀疑自己将行军部署传给秦国,那自己该不该将老师的行军部署传回咸呢?
没等杨端和迟疑太久,赵括便与乐间商谈好了出兵的策略,这才令各部做好行军的准备。
杨端和还在纠结的时候,大军就已经开拔了,这次赵括出行,赵王并没有前来送别,倒不是赵王不再爱他,只是,赵王被魏无忌给缠住了,先前赵括所说的地方官制问题,还有刺史监察制度,魏无忌在思考很久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去实施,若是成功了,这就是马服君的功劳,若是失败了,那就算是自己这个小人从中作梗。
何况要施行这样的监察制度,一定是会得罪很多人的,光是如今那些大臣贵族对自己那仇恨的目光,就让魏无忌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让赵括参与到这些事情之中,他不合适,也不应该站在这肮脏之上。赵王无奈的听着魏无忌的建议,他心里是很不想要监察自己的贤才们的,这是对贤才的一种侮辱,会逼走他们吧?
魏无忌却非常的坚决,他说道:“上君想要接纳贤才,难免会有小人参杂在贤才之中,愚弄君王,马服君的弟子韩非曾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齐宣王喜欢听竽,请了三百多人为他演奏,南郭先生请求为他演奏,宣王非常的开心,这位先生就混在数百人之中,得到了赏赐,宣王死后,愍王立,他喜欢听独奏,先生因为害怕自己暴露,就逃走了。”
“如今赵国的贤才很多,大王您所听到的奏乐,也是那些会吹奏的人所演奏的,可在他们之中,难免也有南郭先生这样的人,难道您要任由这样的人混迹在赵国吗?他所要做的,可不是演奏,而是治理地方,这样的人来治理地方,赵国又怎么会强大起来呢?真心演奏的人,看到这样的小人被抓住,他们只会开心而不会恼怒。”
听着魏无忌的劝说,赵王犹豫了许久,还是答应了魏无忌,不过,他还是要魏无忌保证,不会不经过自己就随意的处置官吏,监察者也不能在明面上盘查那些贤才,更多的要注重他们的政绩,好让自己来设宴款待他们,对于赵王的这些要求,魏无忌是同意了的,两人谈好这件事的时候,赵王匆匆走出王宫。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马服君早已离开了。
赵王看着走出来的魏无忌,想要骂他几句,迟疑了片刻,方才愤愤的走回了王宫里。
魏无忌随意的笑了笑,这才坐上了马车,喝了一口酒,说道:“回府。”,马车慢悠悠的朝着院落行驶而去,周围有不少的门客同行,遇到这些人,道路上的百姓都是纷纷躲避,只是因为魏无忌那恶劣的名声,没有读过书的百姓,是不知道谁对谁错的,而贵族的门客只要稍微讲些关于魏无忌的传言,就很快会被这些民众所接受。
我的純情女租客 老辰
当然,这也分人,魏无忌是魏人,百姓们对他了解的也不多,若是有人这样恶意的侮辱马服君,只怕是会被百姓们抓起来送官的。而那些渴望与马服君成为朋友的官吏,也不会轻易放过散发这样的流言的恶人。魏无忌并不在意这些敌视或畏惧的目光,他只是惬意的喝着自己的酒,思索着政策的施行。
“咣~~”,马车忽然发出一阵异响,驭者大惊,急忙想要勒马,就在这一刻,马车左侧的车轮瞬间断裂了,马车侧翻,魏无忌也跟着摔了下去,周围的几个门客急忙冲了过来,道路上的行人大叫着,纷纷围了过来,门客们着急的抬起了马车,将被马车压住的魏无忌拖了出来,魏无忌看起来浑身还在颤抖着,脸色也有些苍白。
驭者不安的站在他的面前,拿起了短剑就要自杀,魏无忌急忙劝住了他,又吩咐他好好检查马车,驭者这才停手,他认真的查看了马车的各个地方,这才愤怒的对魏无忌说道:“家主,有人破坏了马车!这是想要害死您啊!!”,魏无忌从门客那里要来了酒水,喝了一口,这才摇了摇头,带着众人返回了府邸。
戛然而止的愛情
劍花煙雨江南 古龍
魏无忌回到了院落里,也不提马车的事情,只是笑着与门客们喝着酒,仿佛将方才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夜深人静,一辆马车驶入魏无忌的院落内,马车上的人偷偷走下来,观望着周围,在侯赢的带领下,走进了内室,魏无忌早已摆好了宴席,在等待着他,那人走进了内室,方才看清了面目。
此人正是赵国御史,赵晖。
“御史…”
天玄劍傳奇
“信陵君!”,赵晖笑着,急忙向魏无忌行礼拜见,魏无忌让他坐在了自己的面前,两人就好像是老朋友一般的寒暄了起来,谈了许久,魏无忌方才拿出了一个宝盒,放在了他的面前,盒内,却是一个精致的玉石,赵晖拿起了玉石,显得有些难为情,说道:“您有什么事情吩咐就是,何必要送什么礼物呢?”
魏无忌大笑着,说道:“我到达赵国之后,您也帮了我很多的忙,这只是我对朋友的感谢,请您收下吧。”
赵晖这才收下了宝物,问道:“您忽然令人将我叫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hp情非得已
“今日,有人故意损害我的马车,想要我的性命….”
“什么?竟有这样的奸贼?!”,赵晖愤怒的站起身来,朝着魏无忌大拜,这才说道:“请您放心…三日之内,我一定找出这个人来。”,魏无忌没有说话,只是笑着,两人聊了许久,赵晖这才返回,而魏无忌也送上了其他礼物,让赵晖将这些礼物送给其他的朋友们,赵晖也是答应了。
送走了赵晖,魏无忌这才眯着双眼笑了起来。
比起虞卿这样正直的人,他更喜欢赵晖这样的贪财的小人,毕竟,小人是可以被收买的,而魏无忌,从来就不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