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七章備戰前夕熱推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齐韵她们忧心忡忡的退出了书房,赛华佗这才看向脸色吓人的柳明志。
“少爷,您这是何意?”
柳明志苦笑着将手腕放到了赛华佗摆好的棉垫之上:“赛老,无论我的伤势是喜是忧,都希望赛老跟韵儿她们报喜不报忧,你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
赛华佗怔然了一下,了然的点点头,算是明白了柳明志的用意:“老朽懂了,不过少爷无须担心,老朽的医术还算有那么点道行,会倾尽全力为少爷诊治的。”
“咳咳…….我相信赛老。”
赛华佗抬手掂了掂衣袖,聚精会神的将手指搭在了柳明志的脉搏之上。
一盏茶,两盏茶。
直至半柱香左右,赛华佗才收回了手指,眉头微皱的看着柳明志蜡黄枯槁的面色叹息着摇摇头。
“少爷的忍耐力果然非同常人,这数月以来少爷所忍受的折磨,只怕非是语言能够形容的吧!”
“赛老果然医术高明,本少爷这数月以来说是生不如死也不为过!”
“既然如此,少爷为何不早些传书老朽?非要暗自承受着剑气在奇经八脉中肆虐纵横的痛楚呢?”
柳明志看着赛华佗疑惑的目光,悄悄地放下了衣袖。
“本以为一头猛虎只有受伤了,才会没有威胁,可是本少爷错了,常言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猛虎伤的再是严重,可是依旧挡不住它是一头猛虎的事实。
虎死威犹在,这虎就是虎啊。”
赛华佗似有明悟,打开药箱,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药丸递给了柳明志。
“庙堂上的事情老朽不懂,只是老朽不明白,少爷突破半步先天之境,本就是借助外力,根基尚未扎实,为何要强行冲击那玄之又玄的境界呢?
以少爷如今的身份跟威势,先前的境界完全足以自保。
玄之又玄的境界固然可以闯出一番名头,可是机遇跟时机缺一不可,强行冲击,非但不能如愿,反而会伤了自己的根基。
少爷如今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先天之境确实功力通玄,为寻常武者所不能理解。
可是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能够达到的,少爷你莽撞了。”
柳明志接过赛华佗递来的两粒药丸,辅以温水服下,不肖片刻功夫,脸上的气色似乎有些好转。
轻轻地吁了口气,柳明志惊奇的看向赛华佗:“佩服,好久没有这么舒适过了。”
“这舒筋丸只能暂时压制一下少爷体内的剑气,想要根除少爷您的伤势,还得费一番功夫才是。
少爷体内的先天内力太过霸道凌厉,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天剑闻人政老爷子传功种入少爷筋脉之中的。
闻老爷子的本意是希望少爷借助这道先天内力冲击江湖中人人向往的通玄之境,可是少爷太过操之过急,非但没有利用好这道先天内力,反而被其反伤了奇经八脉,五脏六腑。
说到底还是少爷你太小看先天之境了。
江湖中武林中人多如过江之鲫,可是先天之境却是凤毛麟角,无不说明先天之境的高明之处与可怕之处。
任督二脉才开一脉就敢尝试压制先天高手的内力冲击境界。
幸亏少爷你福大命大,否则一旦走火入魔,只怕少爷你早就惨死在了你体内的剑气之下了。
万幸少爷开了二脉之一,又有噬心蛊这种苗疆奇物滋养你的筋脉,不然的话….”
柳明志看着赛华佗有些感慨的模样,苦笑着叹了口气:“数月前我孤身一人奔赴金国去看月儿,顺便亲自了解一下战况如何。
有点担心到了金国都城之后,提督司有些人会剑走偏锋,想要强留我在金国的打算,寻思着突破了通玄之境也能多一分自保的实力。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七百二十七章備戰前夕相伴
唉,本以为数年光景,恩师醍醐灌顶种入我体内的内力已经可以为我所用了。
哪曾想时隔多年,那道内息竟然还如此霸道,根本非我我能承受。
若非我及时止损,只怕早已经埋骨他乡了。
后来勉强控制住体内伤势,秋雨突至,体虚之下又风寒入体,致使我内力彻底紊乱,不受控制。
本想着回来之后再慢慢疗养的,谁知道非但不见好转,反而每况愈下。”
“主要是少爷不想自己好的那么快对吧!”
柳明志一愣,瞅着赛华佗高深莫测的双眸,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赛华佗的话,至于缘由,赛华佗不问,自己也懒得点明。
“赛老,我这伤势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吧?”
“少爷不必担心,还不算太严重,想要一下子恢复如初,老朽也没有那个本事,年前这段时日,只要少爷你听从老朽的方法,按时服药疗养,年前应该能恢复过来。”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就行了,那就有劳赛老妙手回春了。”
“少爷,先躺在软塌之上吧,老朽为你扎几针,疏理一下你筋脉中的剑气。”
柳明志也不犹豫,直接起身朝着屏风后的软塌走去。
“用脱衣服吗?”
“不用,老朽直接施针便可。”
“有劳了!”
柳明志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赛华佗取出针囊全神贯注的拿起数种长短不一的银针在柳明志身上的各个穴位上一一插入。
小半个时辰左右,柳明志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坐在一旁等候赛华佗轻轻地呼了一口浊气。
“多谢赛老,没有针扎的感觉真好。”
“也难为少爷能抗几个月的痛楚了,老朽给你开了服药,待会让人煎药服下,先行调理着就好。”
“韵儿他们给我煎的汤药能用吗?”
“老朽闻了一下,都是一些治疗伤寒的药物,没什么大用。少爷先休息一会,老朽去把药方交给少夫人她们。”
“嗯,有劳了!”
柳明志再次闭上眼睛小憩了起来,好久没有这么舒心了。
赛华佗刚一出门,齐韵他们便一窝蜂的围了上来,异口同声的问道。
“赛老,夫君身体怎么样?”
赛华佗给了齐韵她们一个宽慰的笑脸:“诸位少夫人不必担心,少爷并无大碍,只是邪气入体留下了暗疾,所以才会令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老朽已经给少爷施以针灸疏理病痛,再辅以汤药温养,很快便能痊愈。”
众女紧绷的心弦终于松缓了下来,齐齐给赛华佗行了一礼。
“多谢赛老。”
“不敢不敢,这是老朽本分。”
赛华佗示意齐韵她们起身,从袖口取出一张药方递给了齐韵。
“少夫人,以此抓药,文火煎熬,五碗水煮成一万,药汤即刻成,喂少爷服下即可!”
“好好好,姐姐,嫣儿妹妹,你们两个给赛老安排住处,我们去抓药。”
“好的!”
赛华佗在柳府小住了下来,开始了日复一日为柳明志疗养身体的日子。
而北伐大军这边,没有出乎柳明志的猜测。
云阳他们真的在筹备着突袭突厥的计划,云阳让南宫晔传给李晔的那封书信,里面的内容说的正是伺机突袭的请求。
毕竟相比北疆六大边城来说,金国边疆距离突厥草原的距离来说地势优异,加上粮草充足的,士气正盛。
怎么看都是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天赐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