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czd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五百三十一章 娘咧……熱推-9nf14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这林子里邪门,莫把你给害了。”
山林下,斑驳的阳光透过山风扰动着的枝叶,枝叶的影子显得有些影影绰绰,穿过山林间的山风带着些寒意,
老汉看着廉歌,顺着廉歌的视线再望着那处望了望,回过头又对着廉歌劝说道,
“……小伙子,这老林子再往前也没路了,你再往前……到时候撞上了……”
老汉说着,再摇了摇头,
廉歌再看了眼老汉身后,那远处的密林,收回了目光,再看了眼老汉,
“谢谢老人家提醒。”
“……诶……”
似乎是见廉歌还想再往前走,老汉先是看了看廉歌,又再抬头透过林间枝叶空隙,望了望天色,
“……小伙子,你实在是想往前面去,再往前面看看。你就千万别离了这条山路,等到小伙子你想往回走的时候,也能顺着这条路回来,免得在这林子里迷了方向……这会还是上午,小伙子你记得,太阳开始往旁边偏了,就得往回走。这段时间天黑得早,这山林里,暗得更早,外边天还没黑,这里面就黑了。
在往这前面走,也没其他村子了,晚上的时候,千万不能再待在那老林子……一是不安全,二是这林子里……”
老汉说着,再打量了眼廉歌,又再停顿了下,转过了头,看向旁侧那提着野鸡的中年男人,
“……带笔和纸没有?”
“……这有半张纸……”
提着野鸡的男人伸出另一只手,在兜里摸索出半张纸,和只圆珠笔,
“……小伙子,这是老头我的手机号,要是你晚上还在这林子里,没转出去,迷了方向,手机还有信号的话,可以打电话。”
老汉拿过纸笔,捏着圆珠笔,翻过那半张纸,再没写过的纸背面,一边写下了串数字,一边同廉歌说着,
“这附近就我们村子,也没其他人烟。打完电话过后,就尽量站在原地,老头我会找些人来找你……不过,小伙子,那没什么人迹的深山老林里还是尽量别去……”
捏着写好号码的半张纸,老汉抬起头,一边再打量着廉歌,一边再将手里的半张纸递了过来,
“谢谢老人家。老人家也是个善心人啊。”
廉歌看着这老汉,微微笑着,说了句,伸手接过了这张纸。
“什么善心不善心的,能帮就帮吧……”
老汉手递着,手还未松开,一边摇了摇头,应着声,一边还打量着廉歌,
老汉有些浑浊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廉歌,看着廉歌肩上蹲着的小白鼠,看着廉歌身上的衣服,眼底渐渐流露出些疑惑,
紧随着,老汉看着廉歌,先是愣了下,浑身一僵,然后脸色骤然一变,有些失色,
紧接着,又将脸上有些难看的脸色平复,只是还捏着那纸条的手,却在微微发颤,
“……不谢,不谢……莫怪……莫怪……”
似乎受到惊吓般,倏然收回手,老人有些慌乱着嘴里说着,声音有些发颤,
“他娘的都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走。”
紧随着,又慌忙转过身,对着跟着的两个中年男人便是劈头盖脸骂了句,
“……诶,叔……”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孤女種田發家史 孤獨雨的眼淚
老汉骂了句,就双手合十着,埋着头,一边嘴里念叨着,一边有些慌乱着顺着蜿蜒山道跑去,
狂妃駕到:戰神王爺硬要寵 洛九殤
两个中年男人不禁喊了声,紧随着,也追了上去,跟着老人朝着远处跑去。
廉歌站在原地,侧过身,看向往着身后蜿蜒山道,慌张着跑远的老汉,和那两个还没反应过来,跟着老汉的中年男人。
幻想降臨時
“……廉歌,那个老人是不是跑了,他跑什么啊?”
还打着的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有些疑惑,好奇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
“……叔,叔,咱们跑什么啊,你不是还要劝劝,劝劝那个小伙子吗?”
“……叔……”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跟着老汉跑了段距离,提着野鸡的中年男人喘着粗气,一边追着,一边喊着,
文娛之皇
老汉再念叨了两句,再回过头快速看了眼,似乎看不到廉歌,才渐渐放缓了脚步,也喘了两口粗气,
“……你们两个……老头我是岁数大了,眼神不好使了。你们杵在那儿,那么久,没长眼睛吗?”
老汉对着两个中年男人,便是劈头盖脸着再骂了句,
“……叔……怎么了?”
拿着东西的中年男人有些疑惑,
“……叔,咱们跑什么啊,跟撞了鬼似的……”
提着野鸡的中年男人喘匀了气,不禁再说了句,
“呸呸呸……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老汉闻声,有些紧张着,赶紧着往着路旁呸了几声,再朝着四周作了作揖,念叨了两句,
才勉强松了口气,转过头看向中年男人,
“……一天到晚,张嘴就说,这林子里底下,也是什么都敢提!”
老汉再骂了句,
“……叔,到底是怎么了。”拿着东西的中年男人跟在旁边,走着,再出声问道,
“怎么了,摸摸你们自己的衣裳。”
老汉没好气着,一边顺着路往着山底下走着,一边出声说道,
“……啊……湿得啊,这山上雾气,露水重,走一圈就湿了……”
两个中年男人先是有些疑惑,但还是抬起手,摸了摸身上的衣服,
提着野鸡的男人,摸着衣服,先是疑惑,紧随着,说着,不禁渐渐止住了声,脸色有些发白,
冥夫,我要休了你 肉骨頭sama
另一个中年男人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变化,
“……再用你们脑子想想,你们刚才看到的……”
老汉顺着路往着山底下快步走着,回过头再看了看来路,脸色也有些难看地说了句,
“……叔,叔……”
两个中年男人脸色愈加发白,提着野鸡的男人手上不禁有些发颤,
“……你说你们两个眼睛怎么长的,要不是老汉我今天多看了几眼……我们今天全栽在这林子里。”
“……娘咧,这大白天都遇见鬼了……”
老汉说着,不禁加快了脚步,脸色有些发白着,再说了句,
“……叔,你刚才也说那个了……”
“……呸呸呸……有怪莫怪,有怪莫怪……老汉冒犯了,莫怪,莫怪……”
“……叔,要不我们还是不馋这个嘴,这两天还是先不上山了吧。”
“……有怪莫怪……”
……
我在美漫手搓假面騎士
看着那老汉带着两个中年男人走远,听着随着清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手里那半张纸,
脸上微微笑了笑,
“可能是把我当成山里的鬼了吧。”
语气平静着,微微笑着,廉歌看着视频电话那头的顾小影,说了句。
上官,別跑!
“啊?”
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张了张嘴,发出了声疑惑的声音。
廉歌微微笑了笑,将那半张纸随意收到衣兜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远处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