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ap7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垂釣之神-第1547章 古冢深處有祭壇熱推-vlo8j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韩非自己都不知道,战神精血并没有彻底被自己炼化、溶解。
在自己的精血之中,还有着一丝战神精血的残留。
如果不是因为进入这个圣境,韩非都不会发现这个问题。天知道,它是不是个隐患?
韩非道:“老元,我这精血,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老乌龟道:“问题应该是没有的,之所以你没能炼化完全,应该只是因为你的境界和实力的原因。你的实力,还不够消化掉这精血的力量。毕竟,这是帝血。你只有通过不断地变强,不断地改变自己的血脉强度,最终才能完全吸收帝血。”
韩非的嘴角勾起:“现在,帝血出问题了。”
虽然这战神精血出了问题,但是,韩非并没有太担心。毕竟,九宫气运尺上写着的是大吉,这就是自己当前的气运。
既然自己没能找到路,也没能看见阵,那就只有两个办法了。
超級浮空城
韩非解除了融合,让小黑、小白出现。
韩非对小白道:“闺女,你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天大的好处?帮爹地我寻条路出来。”
小白眨巴着大眼睛,一连转了好几圈道:“爸爸,感受不到。”
韩非微微皱起眉头。
自己并没有立刻使用航海万象仪,毕竟,航海万象仪可以干的事情非常多。而自己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如果自己能够走到这圣境的深处,说不定,航海万象仪还有大用……
可现在,韩非不得不用。
收起了小黑、小白,韩非伸手一抓,航海万象仪就出现在了手中。迅速的,航海万象仪就指出了一个方向。而且,这个方向是在不断变动着的。
“嚯!无形阵法么?”
韩非心头讶异。
既然这行走的方式是有节奏,有规律的,那么这结界,依旧逃不出阵法的概念。
只是,这个阵法的境界,都已经高到了自己看不见、摸不着,也根本无法去揣度的程度了。
韩非暗暗记下:这妖兽圣境里,这处结界本身,也是一座宝藏。如果将来,自己的实力足够,可以再来看一次。看自己能不能凭自己的实力,走出结界?
至此,韩非的速度变得非常快了。
航海万象仪持续性地在变幻,所以,并不算使用了很多次。约莫转了300多个指向,走了前后不到百里,韩非“啵”的一声,就走出了雨幕结界。
这一刻,韩非的眼中,没有雾气,没有雨水,眼下竟然是一片草原。
只是,在这草原之上,一座祭坛吸引了韩非的目光。
看见这祭坛的时候,韩非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这是……战神祭坛?”
韩非感受自身血脉的火热,已经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
战争巨人族的祭坛?难道说,这个秘境,是曾经战争巨人族的领地?
韩非踏空而起,举目四望,但并没有看见巨人王城的存在。这让韩非又有些不太确定。或许,这只是后人搭建起来的祭坛。
烈烈幽雲
毕竟,十万大山打了太多次的仗,可能巨人王城早就在战火中崩毁了也说不定……
韓娛幻想 隨便你了
在战神祭坛的四个角外,有几堆篝火木,但并没有燃火。
韩非挠了挠脑袋:难道,自己要祭祀?
很明显,这处祭坛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祭祀。
情鎖花心小無賴 管天奇
在祭坛之上,还有两口方形青铜鼎,里面什么都没有。
秀湖美田
韩非还记得:那里是要燃烧火焰的。当火焰成幕,会出现神谕。
老乌龟不禁道:“咦!祭坛?”
韩非忽然轻笑一声:“老元,你相信神灵还活着么?”
大冒險 楚白
韩非心底,老乌龟身体一颤:“不可能。诸神时代已经终结,神灵已经陨落。”
“哦?是嘛?”
“哒!”
韩非一个响指敲起,四团篝火燃起,祭坛上的两只青铜鼎也燃烧起来。
篝火木既然存在,总不能啥也不烧吧?做做样子,也得做做样子吧?
于是乎,韩非就在那火堆旁边,架起了烤架,有烤鱼,老龙虾,空蚌肉、靠海参……反正就是烤了一堆。
紧跟着,韩非自己往祭坛上一站,稍微回忆了一下。然后,用一根手指抵在眉心,身体前倾,脖子上扬,口中念念有词:
喜耕田 夏川
伟大的战争之神
十万大山
大地的眼睛
远古的涛声
在遥远的黑石城的目光中
神圣的巨人之城俯视之下
一祈战争之凯旋
二祈我王之平安
三祈战士归故土
四祈山岭永不灭
愿您能聆听子民虔诚的祈福
吾愿您的光辉永恒
请您诞下神谕
……
虽然十万大山、黑石城、巨人之城、啥啥玩意都没有了,甚至连这种祈愿好像也不存在了。
但是,韩非觉得:这样,有可能让战神知晓,还有人在呼唤他。
结果,韩非愣是等了半天。
不时地,韩非还回头看了几眼,发现根本就没有火柱升起。
“不对么?词不对,还是祭祀的方式不对?”
重新捉摸了一下,韩非一挥手,在四个篝火处,摆上了几尊半尊境的傀儡尸骸,帮他们做出手指抵在眉心,身体前倾,脖子上扬的动作。
然后,韩非又丢了上千具探索者境界的尸骸,一一盘坐在祭坛下方。
再然后,韩非酝酿了半天,这才再次喊道:
伟大的战争之神
战争巨人族的信仰
被逼至黑化的機主大人
大地的眼睛
远古的涛声
在被永封的囚笼之中
筆下的秘密
万兽岛无尽兽族诚恳的期待之下
一祈巨人永不灭
二祈兽族觅安处
三祈海妖尽得诛
四祈我韩非可成王
愿您能聆听子民虔诚的祈福
吾愿您的光辉永恒
请您诞下神谕
……
韩非心里面琢磨着:这词儿,应该是可以改的。毕竟,当初巨人祭祀,也是这么去祭祀的。那会儿,他们还在发生大战。所以,祈愿的部分,是根据那场战争来的。
韩非心说:自己已经没词了。如果还是不行的话,我特么就得挖祭坛了……
等了两三息,韩非正转头往回看呢,只听“呼啦”一声,身后的火焰,直接蹿升老高了。
却见那火焰之幕上,扭扭曲曲地写着几个字:“你真无耻。”
韩非:“???”
韩非顿时吸了口气:“卧槽!您老还在呐?”
韩非琢磨:这尼玛,都十万年过去了,战神就不会老的么?说不定,他也老死了……结果,自己随便胡扯一段祭祀致词,竟然有反应了!
都市之至尊藥王 冷水青蛙
只看见那火焰幕布上,快速地出现一行字:“吾非兽族之信仰。”
韩非看见这字的时候,当场就愣住了。
韩非想起了巨人王曾经说过的话:他说战神如果状态好的话,他能跟战神唠嗑……
之前,韩非都当那是胡扯。现在看见战神这打字的速度,韩非是彻底信了!
韩非连忙道:“战神前辈,我韩非啊,就是王寒!在末法时代,十万大山那会儿,您还给我算了一卦。现在,历经悠悠十万载,战争巨人族已然不知去向,兽族被困于囚笼,饱受摧残。海妖肆虐,霍乱万族……您老大人,有没有啥办法?”
火焰之幕,快速回应道:“靠我,不如靠你。”
韩非无语:“哎,不是……如果靠我的话,那您老人家的祭坛,怎么还在这?”
火焰之幕:“不知道谁摆的。”
韩非:“……”
韩非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尼玛,这不是坑爹么?合着……闹了半天,我就是为了找一无用的祭坛?
韩非当即道:“战神前辈。你怎么说,也给点儿提示,或者好处吧……人家兽族苦苦十万年,想要进入这个秘境,找到这祭坛……结果它们愣是没能找到!现在,被我找着了。我要是出去,总不能跟人家说,我就过来跟您老大人唠嗑唠了一会儿吧?要不,您瞅瞅,给我提升提升实力?比如,将我的实力,拔升到半王境如何?”
火焰之幕:“滚蛋!天上不掉馅饼。”
韩非也不恼,耸了耸肩:“那行吧!不过,战神前辈,神灵真的都陨落了吗?为什么大家都东渡去了?东边到底有什么?将来,我们还要东渡吗……”
还没等韩非说完呢,火焰之幕上就写道:“停……不成皇,勿来东方。否则,有死无生,其它不关你事。”
韩非心头一震:那么危险的么?看来以后得小心点了。咱还是老老实实先把阴阳天和水木天混好。然后,把三十六玄天和鲛人族的事儿处理好,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吧?
韩非又一想:自己堂堂大吉之卦,凭啥什么好处都没?
韩非又道:“战神前辈!那个,你不给我提升实力,这没啥……不过,您这十万年出现一次,好歹留点好处啊!我韩非一人之力,要拯救兽族、人族、天擎一族、虫族、妖植一脉……我很累的呀!压力很大来着……”
韩非巴拉巴拉,好不容易,能跟传说中的战神聊一次天。这不得多唠唠?怎么说,自己得弄点儿好处来,是不是?
许是战神觉得韩非说的话,可能还真有那么一丁点儿的道理。只看见那火焰之幕,忽然翻涌而起,疯狂地包裹向韩非。
那一刻,韩非身体一僵,脑海中仿佛一瞬间看见了千万画面。
却道是,自己曾经学习过的,研究过的,体悟过的……所有的力量,被自己急速地吸收。
待到这些彻底消失,韩非如老僧入定般,矗立在祭坛上,一动不动。
祭坛之下,千尸保持着一根手指抵在眉心,身体前倾,脖子上扬的动作,似乎在向韩非参拜。
而韩非心头,似有一句文字浮现:“黑暗将至,不祥笼罩,帝路无归,万族将寂,去寻路吧……”